2009年2月6日 星期五

[2月新書]我愛肚臍眼內文試閱2:你怎麼可以不愛我

從前的過氣天后,現在的瑜珈皇后堂娜,97年時有一首紅極一時的歌曲《你怎麼可以不愛我》。

歌詞是這麼寫的:「你怎麼可以不愛我,你怎麼可以來來去去如此自由,別的女人有的我也有,別讓短暫甜蜜沖昏了頭……你怎麼可以不愛我……」

配上伊那死老公似地哀怨煽情的唱法,很有感染力,令全天下的苦命女人同聲一哭。俺聽著聽著,卻聽出了另一種悲悼。

歌中的女人想必大勢已去,欲挽無力呀,真個淒淒慘慘悲悲戚戚。她的男人當然不可能愛她,他愛的也許是另一個他。

不然她怎麼唱「別的女人有的我也有……」?

這句真是可圈可點,別的女人有36D罩杯,我可以給你38D,而且似假還真,「Toi、Toi」水水的,彈性十足。

別的女人細腰豐臀行走江湖,我即刻報名參加鍾麗緹代言的那一間纖體公司,一個月後,肯定「黃蜂腰曱甴肚」,要你看了鼻血直冒,口水直流。

但那天殺的男人,偏不愛那「圓體」、「豐體」,他要的是那一「根」、那一「碌」;他要他硬繃繃的,不要你軟嫩嫩的;你有「桃源玉洞」,他最夢魂顛倒的還是那一首「後庭花」。

想想,女人知道了有第三者,怒火中燒,於是糾群結黨,電召了所有認識的二姑奶三叔婆黃嫂陳太,拿住一把把掃帚,全副武裝上陣,準備直搗狐貍窩——壯志饑餐賤人肉,笑談渴飲淫婦。

天曉得,開門迎接你的是一名昂藏六尺、虎背熊腰的大漢,一隻手臂先把你的掃帚折成兩半,然後一手叉腰,一手翹起蘭花指和食指,就開始問候你祖宗十八代(沒聽過一句現代歇後語嗎?和同志吵架——找死),令眾姨媽姑姐們楞在現場,瞠目結舌,成了一尾尾的失魂魚。待回過神來,便「睬睬」聲連連詛咒,有的驚嚇得念起佛號來了。

而男人早已施施然地把門關上,繼續做他的蛋白面膜。

當然他也可能當場梨花帶淚的控訴「求你許我一個未來……」 ,然後一哭二鬧三上吊,一個比女人還要嬌弱的大男人,依然把八婆們嚇壞。

當女人知道破壞自己幸福的第三者是個男人時,除了有一點點傷心、一點點氣忿和很多很多的無奈外,還有那麼一點慶幸吧?

要是第三者又老又醜,那麼自己一定顏面無存,貽笑大方,好比那近視眼太嚴重的查爾斯,選了那絕世醜女卡美拉,令得戴妃又厭食又紅杏出牆;若他選了一位青春辣妹,自己也一定不好過;第三者與自己一樣的級數,更令人低徊不已,我有什麼比不上她呀,你竟然捨我取她?

但他愛的是男人那就真是無話可說,因為類型不同——他凸的你凹,你凸的他凹,完全無從比較。同情分一律加在你身上,你只要扮個可憐的受害人就對了。

現代女人的婚姻真是危機處處,要提防另一個女人之外,也得擔心另一個男人。

誰規定狐貍精一定是母的?所以女人們若見男人身邊有一些三十而立依然打光棍的男人,天天衣著光鮮亮麗、護膚品比你齊全、天天到健身院、先別管他是不是名聞遐邇的 metrosexual,一定要「有殺錯,無放過」,威逼利誘男人與他絕交,不讓他有「基」可乘。

女人若與男人交往了五年,依然只限於牽手親嘴的階段,這男人一定有問題。要知道男人是用另一個頭思想的動物。除非女人混身是剌,要麼不可能五年了還完璧歸趙。

女人細想,那只有四個理由:

一、他性無能、性冷感、性器過小、包皮過長或其他各種先天性的病。

二、他是希臘哲人柏拉圖的信徒,嚮往那種互相吟一句拜倫的情詩即時達到性高潮的精神戀愛。

三、他是最虔誠的教徒,絕不容許婚前性行為。

四、他身在朝營心在漢,一腳踏兩船,還有另一個女人……

於是女人開始飲泣,「你怎麼可以不愛我,你怎麼可以來來去去如此自由……」

俺說:「拜託,也許他只是把你當成他的 cover girl,他其實是一個躲在女人衣櫃裏的同志。」

女人聽了,抹乾眼淚:想了想,真的嗎?又想了想,那我得開始交新男友了。

知道自己鬥他不過,明智的女人當機立斷斬情絲。要女人把自己的男人拱手相讓給另一個男人,比送給另一個女人永遠容易得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