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6日 星期五

[2月新書]我愛肚臍眼內文試閱3:運動白癡

這陣子,唐唐心浮氣燥,虛火上升;見狗就咆,見人就吼。

臉上的痘痘跟著傾巢而出,令俺的無比魅力倒扣三十分,男人見了都倒盡胃口。

箇中原因就是近來俺都寢寐不安──每到夜深人靜時,俺正準備上床與吳彥祖續前緣時,窗外就傳來那一陣陣大馬偶像落選者的午夜宰豬聲。

於是俺便快快地把窗口關上,再把枕頭蓋上耳朵,一番輾轉反側,點床點席後,終於享得那一刻的清靜……

……彥祖慢慢地向我走來,帶點羞答答的說:「今晚我是你的人。」

……然後就解開襯衫上的鈕扣,先露出了那結實的胸膛,慢慢的,那誘人犯罪的健美腹肌也出現了。

……我彷彿見到他肚臍眼邊的體毛在發著欲望的光芒,他不規矩的手開始往下伸,拉鏈也漸漸地往下滑。我的瞳孔因興奮而不自由主地睜大,我看見了……

突然間,「goal───!」

啊!彥祖,我的彥祖不見了。

尋姣夢,夢難圓,有誰知我此時怒?這群臭男人。

咳,要怪的只能怪唐唐薪金卑微,窮得一清二白,家徒四壁。

住的是窮人窟裏的廉價組屋,逢雨必漏、逢雷必震。

牆壁也只有那麼三公分厚,隔鄰放了個響屁,俺也聽個清清楚楚。

所以每逢足球季節就是俺惡夢的開始。

每晚那野蠻人般的叫喊、歡呼、咆哮都一一打擾俺的清夢。

直佬就是缺少那麼一點良好「基」因,才會為了遠在三千里外的那麼一粒球而茶飯不思、坐立不安。若有賭球那還算了,用那麼一點金來支撐那倦極的眼皮;沒賭錢的直佬,為了那麼一粒不明所以的球而犧牲那寶貴光陰,實在是很想讓人看看他腦袋裏裝些什麼。

直佬們捱更抵夜、通宵不眠的追看球賽,實際上是犯了美容上的大忌,再多十瓶「碰、碰、碰,toi、 toi」的神奇水也救不了。

所以四十歲的直佬被稱為「uncle」,四十歲的基佬還芳華正盛的被稱為「哥哥」或「阿姐」。

直佬們如此熱衷於這類射龍門、入洞(高爾夫,一大群老頭在那兒走走動動,另一個悶得令人看了想投江的運動)的遊戲,這裏頭的隱喻實在是昭然若揭──此中有性,呼之欲出。

還有另一個直佬超愛的運動——F1,也讓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付上幾千大元,忍受那毒辣的太陽(另一美容大敵,直佬們就是不懂,不懂呀!),舟車勞頓地到了那三百哩外,與世隔絕的賽車場,就為了看那數輛車轉了圈圈還是再轉圈圈。

若唐唐有幸(不幸)到場,俺要它至少來個七車連環大碰撞翻筋斗,以抵那仿如我三個月膳食費的票價。

運動中最養眼的大概是游泳吧?眾泳將坦胸露背的,尤其是泳褲上的那一點激凸,更是讓人鼻血直流。

可惜好景不長,自從某品牌推出了本世級最醜的所謂逆水鯊魚皮泳裝後,各名雄糾糾的泳將都成了好像到麥加朝聖的回教徒,全身每一寸肌膚都包個密密實實,俺那霜淇淋也一一地溶解了,可悲也。

其實最多肉看的運動,除了妖精打架外,還有一種運動,毫不吝惜的把兩大個白白的圓圓的滾滾的屁股露出來,任君看個夠。那就是日本人國寶級的運動──相撲。但唐唐實在對兩團互推的五花肉毫無性趣,露得再多也只覺噁心,眾逐肥之夫,得罪了。

俺是運動白癡,各種球類的絕緣體(除了男人的balls,嘻嘻)。

中學時期長得像一枝竹竿,高高瘦瘦的,常讓人誤以為是運動員。

記得有一回,運動課時,一名勢利的體育教師當面質問我:「你,長得這麼高,會打籃球嗎?」

俺懶洋洋地答:「不會。」

「排球行嗎?」

「不行。」

「那跳高總可以吧?」

「不可以。」

「什麼運動都不會,你算什麼男人?」

忘不了那教師的混球嘴臉與其他同學的奚落笑聲。

然後時間快轉十年後,有那麼一天,我在公共泳池裏像頭魚不停的暢池著(那可是經過三年苦學的,莫羨也)。上岸後,突然有一男子向我走來,俺還以為俺的平胸排骨相終於有市場了……

他對我說道:「你游得真好,有興趣當個兼職游泳教練嗎?」

哈!風水輪流轉。曾幾何時,俺這個文可以武完全不行的瘦弱男人,也有這麼一天。

俺欣喜若狂,有一種一雪前恥的痛快。就為了這小眉小眼的快樂,那一天,唐唐幾乎是飄著回家的。

標題:情債

唐唐有回到夜店遊,巧遇數名故友,於是即時「今天天氣呵呵呵……」地互
相敷衍一番。

他們也介紹了一些同志予我認識,讓俺多了一些色辣的對象。當中有一位令我印象最深。

他大約40來歲吧(吸收太多精華,青春永駐的同志,歲數永遠不得作準),稍胖、蒙眼、塌鼻、厚唇,滿臉痘痘留下的疙瘩,所謂的超級實力派。(俺是偶像30%,加實力派70%。)

一向悲天憫人的唐辛子見了他不禁悲從中來:唉,這副尊容,想必在色相掛帥的同志國裏難以生存也,悲哉,悲哉。

當俺正為他的可憐處境低徊不已時,突見一身高六尺劍眉星目俊男迎面走來,猴急的唐辛子當場正襟危坐,大開金口:「振興亞洲經濟之我見嘛……。」

後來令唐唐恨得咬牙切齒的事發生了。

偶像派竟然就與該名實力派耳鬢斯磨、卿卿我我一番。

俺自然看傻了眼——偶像派難道天生夜盲,走錯路,抱錯人乎?非也,非也。

原來六尺猛男乃是實力派長相斯守十年之久的愛人,而且還是一名醫生呢。(唐唐恨恨!)

實力派當然一定有其可取之處,才讓帥哥醫生(與穿白長袍醫生大打三百回合的幻想又完了,俺恨恨恨恨!)愛他久久多多。

但在唐唐的酸葡萄心態看來,這一定是前生未完的孽緣,今生再續。

正是:情債情債,前世欠情,今生還債。

某日,俺與姐妹們聚餐,突見鄰桌一名禿頭肚大如鬥金髮碧眼洋人與一名小毛頭把酒談心。當時倒不以為意,城中見了洋佬又舔又跪又拜的蕃薯皇后多得是。

數日後,又見該名洋佬。但身邊又換了另一名毛頭,俺大為震驚,於是對損友桑抱怨稱:「此洋鬼子,怎地如此濫交,今天張三,明天李四的?」

損友桑臉帶陰笑答曰,「汝真個孤陋寡聞,此公乃城中聞名之齊人,兩名毛頭皆是他之愛也。」

哇噻!原來兩男共事一夫(父)呀,真個今古奇觀。

不知他們怎個分配呢?星期一、二、三是張三;星期四、五、六是李四;禮拜天則各自尋歡,各自各精彩?

而兩名小毛頭也不一哭二鬧三上吊,反而願意為那麼一名糟老頭甘之如飴,犧牲自己那麼一半的愛情?若是俺,早已鏹水、殺蟲劑、砒霜等備齊,與可恥的狐貍精決一死戰!

俺細細地的看了那名再過五年就可以搭飛機半價的老頭,又窺覬那名肌膚吹彈可破青春無敵的小毛頭,咳,又是──情債情債,前世欠情,今生還債。

唐唐有一名姐妹,長得面如冠玉,花容月貌,追求者之多聽說破了二位數。但後來他偏選了一名乳臭小兒。剛開始兩人恩愛異常,如膠似漆。小毛頭還是名學生,所有開銷皆由俺的「水水」姐妹包攬,讓愛蒙了眼睛的他為討郎歡心,還MP3隨身聽DVD機等大手筆地送出。

那料得情海翻波,無情小毛頭突然翻臉不要人,拍拍屁股就一走了之,留下俺那梨花帶淚的可憐姐妹,及那一大堆冤大頭的帳單。

俺前些時日重遇他時,他「水水」的臉上寫滿風霜,憔悴不已,我見猶憐。

原來他為了清還那些信用卡債務,做了多份兼職,生活困頓潦倒。

這小子想必就是他前生的大債主,讓他跌得那麼深。

這一回可是:情債錢債,前世欠情又欠錢,今生還錢又還愛。

有說每名女娃娃都是爸爸前世的情人,被虧欠了的伊們今世來討回她們的愛,所以爸爸們都把女兒奉為珍寶。放到掌上怕她飛、放進口裏怕她化,願意為伊們做牛做馬,鞠躬盡瘁。

欲知前生事,今世受者是。

唐唐自認入得廚房(速食麵煮得爐火純青),出得廳堂(經過三小時的濃妝艷抹,俺肯定艷壓全場),入水能遊、出水會跳,上了床更是又滾、又翻、又躺、又叫。

奈何如今依舊孤身一人,想必前生必然是感情上金錢上斤斤計較一毛不拔之人(其實今生也一樣),所以至今沒有什麼美少年醫生博士向俺獻殷勤,給予俺那無私的愛。

但也慶幸自己沒有債臺高築,要不然今生肯定張三李四甲乙丙丁地愛個不休,為仔死為仔亡,一生人就耗費在愛上面了,想想都累。

情債情債,前世欠情,今生還債。若能以性還情,俺是最為快活不過了。

老天爺,是否能開開恩讓過了無性生活好久的唐辛子一了心願呢?阿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