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6日 星期五

[窺]內文試閱:城市電影

漆黑的電影院內,濃郁的潮濕味悶在這裡,椅子明顯是是早期的座墊,冷氣的運轉聲轟隆隆,螢幕上男女交合嗯嗯啊啊的聲音一點也不服輸,下午三點的戲院內只有七、八個人,自己想著這時間除了學生之外還有誰有辦法這種時間出現在這裡,但奇異的是,除了穿拖鞋汗衫口嚼檳榔的平頭台客之外,還有服裝整齊穿著襯衫西裝褲的上班族,選在角落旁靜靜的盯著偌大的螢幕,與其說來這裡找人打炮不如說只是換換新鮮感,如果要打炮不如去三溫暖更要來得快速直接,但在這個地方,要找到相同癖好以及互看對眼的人事實上難度更高那麼一點,不過也不急,不過一點多,於是將注意力放在放大放大又放大的螢幕上。

男主角表情賣力,劇情上來說和所有A片一樣大同小異,男主角到海邊巧遇兩位妙齡女郎,女郎們要求男主角替她們抹防曬乳,男主角盡可能演出緊張羞澀的模樣,不敢逾越本分,不過顯然的女主角的本分就是要色誘男主角,於是教男主角該如何替女孩服務。 A女將 B女比基尼的泳罩褪去,雙手抹著濃稠看似精液的乳白防曬乳,從後方抱住 B女塗在對方的胸前,在 B女耳鬢輕聲問道:「這樣可以嗎?私處要不要一起塗?」B女輕點著頭,男主角那短薄的泳褲遮不住勃起的泛紅陰莖, A女微撇過頭對男主角說著:「有空站在那邊不如替我抹上防曬乳,如果表現好的好,說不定等會我們會替你塗。」然後,兩個蕩婦鈴鐺般的笑聲傳進男主角耳中。

劇情進行到此,高潮戲似乎很快就會出現,雖然是很陽春的劇情,不過自己的陰莖也隨著螢幕上的男主角的表情變化,以及女主角的色誘而不斷的熾熱,那火般的灼熱感直直積壓在下腹,尿感卻不知怎麼襲擊而來。剛站起身來特意將T恤又往下拉了些,雖然電影院內只有化妝室的燈在另一旁微微亮著,不過還是怕被別人瞧見褲子突出的可笑模樣。蹩腳樣的走去化妝室,化妝室外站著兩三個像是遊魂般的人,盪過來飄過去,站到小便桶前,才剛掏出來屌卻感覺自己被包圍般,兩個人順勢的各站到一旁,這昏暗的氣氛讓我想到《不散》這部電影裡頭,真正在裡《龍門客棧》這部老電影的人稀疏的可憐,多數帶著目的的男人大多散落在廁所以及戲院外許多的密處,偷偷的進行著像是間諜般的交換行為,以眼神以動作以手勢以菸交換著另一種可能,《不散》中以長時間拍攝廁所中的一幕,所有男人雖然站在小便斗前不過卻沒聽到滴滴答答的小便聲,大家只是很安靜的往下往左往右盯,不發一語,像是什麼奇特的宗教集會般,只差沒有一個領導者喊著解散。

熬了將近兩分鐘自己終於將尿液逼出來,左方的男人不疾不徐也不急著尿,只是點著菸將陰莖大剌剌的露在外頭,右方的男人則不斷的搓著半硬沒什麼精神的屌,我則靜靜地等待體內的尿液抒解掉。那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彷彿電影中的長時間拍攝般,左方的男人輕點菸頭,灰燼緩緩飛落,右方的男人加上點喘息,我覺得自己是多餘的,應該讓他們兩位中年先生直接配成一對。才尿畢,將褲子穿好,一下小便斗,他們兩位看似經驗老道的老手也直接退場到走道,一個以眼神一個以手勢彼此角力暗示著要我過去,一個通往左邊的走道,一個通往右邊的走道。不過對於左右先生各自的邀約實在沒半點興趣,我倒想知道現在螢幕上的劇情進行到哪。推開入口的門,那一股悶濕的氣息現在反倒多了點腥味般的迎面過來。

回到剛坐的位子,不過前面位置多了個男人,大概剛進來的吧!不以為意的坐回原處,那男人戴了個帽子刻意將帽子壓低,兩旁的鬍渣很明顯,深邃眼神只瞥了我一眼就又繼續看著螢幕。 A女站在 B女後方緊揉著她的胸部,B女邊嬌喘的舐著男主角的乳頭邊用手隔著泳褲搓弄著男主角的屌,A女蹲了下來將男主角泳褲脫下,那紅的似火的肉棒勃勃然的挺立著,A女用手捧著男主角偌大的陰囊,邊用舌頭挑逗著圓球狀的龜頭,男主角在此刻卻似乎不再需要 AB女的調教,易客為主的要兩女並排趴伏著。男主角彷彿炫耀著那閃亮的寶器,慢慢的從後方進入 B女, B女愉悅的叫著,男主角直呼著彷彿配好的台詞般「BABY !BABY !」沒帶什麼感情地叫著,邊用手打著 A女的屁股。AB女兩人舌吻, B女用手指撫弄 A女乳頭,而 A女把自己長而挺立的指頭探入自己下體,男主角以征服者的姿態不斷展示著自己慓悍的肌肉。

此時,自己的眼神飄向前方的座位,那戴帽的鬍渣熊男將自己的手探進褲子內。真槍實彈比影片中要來得好看,所以將注意力放在他的手,他微微瞥了一眼,大概注意到我正在觀賞著他,於是刻意又低悶吼一聲,手的速度也加快,此時覺得自己彷彿VIP的貴賓,可以獨看這一場秀。戴帽鬍渣熊男進一步大膽的將衣服撩起,身材明顯是經過鍛鍊,巨大的胸肌前掛著一銀鍊,更顯男子氣概,胸前的體毛一路往下延伸連到肚臍以下,當他一繃緊肌肉腹肌的形狀便浮現出來,像一畝田般的壟立著。大概所坐的位置處在電影院的角落,加上人少沒有注意到這,於是他的動作更加大膽,將褲子整個褪到膝蓋邊,趁著螢幕前的光線可以好好注視。那大小不太像一手可以掌握得住,可以說是「天賦異柄」吧!電影院後方的門被打開,光線從遠處射了過來,他有點緊張的將褲子一把拉上,衣服也快速的收好,一道光線宣告著 show time結束。

當光線隱沒入黑暗中之後,那戴帽鬍渣熊男一下蹦到我的身旁,若無其事般的邊看著電影邊摸著我早已勃起的陰莖,他將我牛仔褲的褲頭鈕釦鬆掉,拉下拉鍊,用手機的微光看著我勃起的陰莖。待注視了一會後,便探下頭,舌頭輕拍著陰莖的各處敏感帶,再順著腹部吻上來,將唇落在胸前輕含著,再用舌頭如蛇般的交纏住乳頭,牙齒輕咬著,各種不同的感覺襲擊而來.

而他的手摩擦著龜頭前端再輕輕把玩著陰囊,他的唇再往上落在我的頸間,一手輕撥弄著我的乳頭,另一手則繼續搓弄著陰莖,然後他的舌頭探進我的唇內,我試著用舌頭去鉤住那靈活的舌,他用唇吸吮住,如果有性愛高手的選拔,我想我一定會投他一票,他的眼神直望進我的眼內,彷彿多看那麼一眼就會被漩進去,不過還是貪圖的望著他,他以溫柔的姿勢探索著我,頓時覺得能被人這樣擁著真好,雖然地點不怎麼對,不過不就是如此嗎?

體內一陣快意從股溝間油然而生,一瞬火彷彿要衝了出來,「要出來了,」我說並緊握住他抽動的手,他在我耳邊回說著:「那就出來吧!」然後整個人趴伏下去,畫面中男主角將精液射在 A女臉上, A女滿足的繼續舔著男主角漸軟的陰莖,在下一刻,精液全被戴帽鬍渣熊男的舌頭捲進去。他從自己的口袋掏出面紙,仔仔細細地將我的陰莖擦拭乾淨,然後再依序的幫我拉上拉鍊扣上牛仔褲的鈕釦。一陣激情過後我看著他以溫柔的動作完成剛剛的動作,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注意到我的眼神,他害羞地笑著,那瞬間我甚至以為他可能跟我一樣不過二十來歲,也可能只是昏暗的電影院內的錯覺。不過我可以確定那人應該三十好幾,但卻能維持這樣的好身材,可見一定多麼規律的過著生活,這樣的人個性通常嚴謹。

「你剛剛很滿足的樣子?」那戴帽鬍渣熊男問著。

這問題反倒讓我害羞起來,「是很滿足,沒遇過那麼厲害的。」我笑著答。

「這樣啊。」他抿著嘴笑著。

「如果你去開業的話一定很受歡迎。」我說。

「誰?」他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我?」

「嗯嗯!」我點頭笑著,並將唇靠近他的臉旁,「你還沒出來我幫你。」

他側著頭彷彿想了下後回答:「不用了,能不能讓我握著你的手?」

他溫熱的手將我緊緊握著,將頭靠在他的肩上,聞著他身上的味道,一點洗衣精的香味,一點香水的香味以及他身上的體味,很想這樣睡去,把這樣的夢延長一點,可能醒來後,一切都會如辛蒂瑞拉中的魔法般,一過子時全都化為原物。那男人會回到他的世界,而我回到我的世界,我對他不瞭解,他對我不瞭解,只因這一契機這一時間讓兩人短暫在一起。

「你常來這邊嗎?」他問。

「偶爾,只在特別寂寞的時候。你呢?」我問。

「今天是我第一次來,不過因為也是特別寂寞,所以才來看看。」他手心微出著汗,他繼續說著:「其實,今天是我生日,特地請了假不知道要做什麼就來了。」

「真的嗎?今天是你生日?」我睜大眼問著。

「嗯!」他說。

「生日快樂。」我笑著說:「一起出去慶祝吧,不要待在這邊了,又暗又潮濕。」

「你要陪我?」他一副訝異的樣子。

「ㄜ,如果你沒活動的話。」我答。

他點著頭,兩人走出老舊的看起來頹圮的電影院,不知道這播放著色情電影的老電影院到底能營業多久,終有一天,可能會如《不散》電影中一般,終究會被時代剔除然後歇業。我望著那電影院一眼,撇過頭,眼前的路燈一盞接一盞的亮開,像魔術師的手法一樣地綻放照亮著路。

我靠在他一旁說著:「那路燈亮的正是時候,像是慶生蠟燭一樣,祝你生日快樂。」

「 …… 」他沉默會後羞澀地說:「謝謝。」

我沒接話,看著那即將入夜的街,每個寂寞的人兒在不同的地方抒發寂寞以及尋著一個慰藉,總要憑一點運氣。轉出街角,電影院的影子已不見,和他兩人彷彿認識很久的朋友般,說著笑著走著,夜漸將兩人籠罩著,在這城市的一隅裡另一場電影故事即將上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