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6日 星期五

[窺]徐嘉澤自序-青春結繩

青春,像結繩記事,在繩上我們打了個重要標記的結,那個結是戀愛、那個結是傷害、那個結是悔恨、那個結是甜蜜,滿滿的青春繩上我們打了許多大小不一的記憶和情感之結。

某一年的元旦,我在網路上搜尋著曾經在成功嶺上同一班的朋友,發現到一則新聞寫著:「台南某國小教師×××被發現陳屍在住處,疑是情感上受創而在外租處自殺……」

他在我的印象中是個可愛的大男孩,大概身高和我都差不多的原因,也可能都是師範體系的關係,我和他蠻有話聊,成功嶺之後也陸陸續續聯絡過幾年,我甚至扮演起我愛紅娘的角色,把社團裡可愛的學妹介紹給他,不過隨著學妹和他情感轉薄,我和他的聯絡也甚少,只有過年過節才偶有簡訊或電話溝通起這一年半載的彼此生活。

怎知,他的名字大剌剌出現在網路上,而我們再也不能見。


在同學校實習的大學男同學,他的感情總不順遂,因為他愛上的總是異男,所以一而再的受傷,某一天同學校實習的女同學跑來找我說:「某某某的老師說他已經三天沒有來實習了耶,打電話也沒接,你知道他去哪裡嗎?」

我搖頭。

我和他很熟,因為曾經是室友這一層關係。他一直有服安眠藥的習慣,每當他用過藥之後,他會和我討論起許多大小事,但隔天我再問他時,他會顯得困惑樣問著:「我有說過這個嗎?」

我以為他不誠實,卻沒意識到他是真的生病了。

直到他也消失的那一天。


他們的青春像絞死他們的繩,他們多愁、易感卻無處可揮霍。

而此後,他們故事只能停頓在悲傷的那一刻而等不到美好的未來。

如果,我們耐心的結繩;如果,我們靜靜的等待。或許下一個我們編的記憶之結是快樂的,或許下一個我們記的青春之事是愉快的。

在這些小說裡,我希望裡頭的主角可以多一點希望一點幸福,儘管微薄也可以溫暖人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