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G片工場] 自序-3:我曾想當一名片商...


VHS的退場速度跟年輕時候的我換男友差不多。因為光碟便宜,加上飽暖思淫慾,出社會後不知何時開始我養成了買G片的習慣,很快就到了需要拿大口紙箱來裝的程度。

也就是在此時,我在《GLORY》雜誌(現在的《Good Guy》)發表了第一篇關於G片的文字。篇名取作〈G片看太多〉,把我身為一位忠實影迷的「歪看」觀點,寫了出來。看G片……除了使觀眾的性慾得償,影片「本身」也負載了許多可供研究與挖掘的題材。為什麼螢幕上每個男優都那麼有擋頭、那麼持久?為什麼配音員的呻吟聲永遠和演員的嘴型對不上?又,那些名揚四海的巨星和導演,背後需要經過哪些歷練和艱辛,是外人想像不到的?產業規模壯大、發展早已井然有序的歐美和日本G片工業,又有什麼業內秩序和運作邏輯?

輕輕一挖,資訊、趣聞、八卦如泉湧般冒出。我追索出自己喜愛的明星如Cole Tucker、情侶檔Colton Ford與Blake Harper比傳奇還精采的生命故事,也從Amazon訂來Aiden Shaw寫的小說,Joey Stefeno、Kristen Bjorn、Michael Lucas、Blue Blake和Ken Ryker的傳記,託朋友帶回每年的Adam Gay Video Directory和全套的Fallen Angel導演珍藏版原裝片,充實自己,也作為寫作時的參考。這些開銷、加上買片的花費,我不時安慰自己:就用稿費來貼,應該可以勉強打平……

那時候還在一起的前男友,因為沉迷玩樂,被卡債壓得無法喘息。當我僅有的一點積蓄都進了他的口袋且顯然看不出有任一點想歸還的意思時,望著那座龐大的「片庫」,我在電話這頭問:你要不要賣G片?燒錄機和母片我都有。無本生意,獲利驚人。上來台北,吃住多你一個人──我養你。

那是我僅能說出最體貼的話了。但他並未因此深受感動、鋌而走險。分手以後我暗中鬆了一口氣:他雙魚座傻呼呼的個性,萬一親自外送,沒遇上警察也恐怕要和客戶上個幾次床才能順利成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