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G片工場] 自序-4:我的片商朋友們

沒有他們,就不會有今日的我。這話絕對出自肺腑。大多數朋友在網路下載G片,我則是每一片都用買的。因為受不了龜爬一般的下載速度,更不願把吃飯的傢伙(手提電腦)開上一整天,僅只換來區區幾部(不完整的)G片。我喜歡翻找碟片時那份無可替代的「坐擁三千佳麗」快感,更喜歡用大螢幕電視看G片,享受滿眼盡被肉色男體塞爆的充實。網路下載的G片通常僅限個人單機欣賞──太小家子氣了。

第一個在光天化日下認出我來的讀者,就是我的片商。那時候《G片工場》開始在Fridae.com連載,我在每篇文章的最後都附上自己的交友檔案──不是為了搞姦情而是讓讀到這些文字的人至少知道自己不是在聽一尾魚、恐龍或者是外星人說話。多次交易愉快的片商C,或許是卸下心防,騎摩托車到我公司樓下當面交貨。他掏出片收了錢之後並未像其他人逃難一樣慌忙離開,反而用眼角餘光多掃了我幾眼。

「你是不是那個……寫G片的誰誰誰?」

對啦是我,想不到會被認出來。拿筆的人寂寞慣了,知道寫的東西真的有人在看,多少有些意外。C是個可愛而害羞的男孩,問了那句話後就沒往下說。後來我們在MSN上聊開了,我也才發覺:G片片商看似收入豐厚,其實心酸之處所在多有:

警察伯伯時常假扮買主,等片商傻傻上門而後痛宰。所以除非真是熟朋友、老主顧,否則貿然出門面交,等於和鬼見愁打交道。

同業才是永遠的敵人,你永遠無法預料他們何時會向警方告密,在你最無防備時猛捅一刀。

必須懂得如何與「傲客」周旋──其實就是「永遠伏低作小」。客人說,買了才發現片子不喜歡?別據理力爭,二話不說,馬上換。客人說,自己選的片和寄來的不相符?再寄一包給他,更別小里小氣要他把錯的寄回來。斤斤計較的結果,等於和警察正面宣戰。

明知風聲鶴唳、於法不容,還是硬要跨進這一行──不是太笨就是夠有種。不然就是其他職業都不想也沒辦法做。刀口下討生活,這「地下經濟」不但要防警察的追緝,更防不勝防於周遭同業的夾擠,以及永遠貪心、慾望永不可能被滿足的客人們。

然而他們待我極好。會趁我沒注意的時刻偷偷打點折扣,或在郵費上替我省點銀兩。我喜歡他們在刀口下仍不忘散放的人情味,當他們確知你千真萬確為了買G片而來,一出手還是連眼皮也不眨一下的成千上萬(更高招的片商,還仿效7-Eleven玩儲值卡那套,害我時時惦記得心癢),他們對你的禮遇和福利,還真能窩心到令人喜出望外。

然而緣分竟可如此奇妙。我最初識得的片商──小馬,透過朋友找到我,問我有沒有意願為他們最新一期目錄的文字操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