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慾海有情天]內文摘錄1-第一章

「他的美和他的性格,正是這種令人神魂顛倒的音樂的化身。

「我在聽他演奏的時候,整個人都像被符咒迷住了;但是我卻說不出是因為樂曲、演奏,還是那個演奏家的緣故。同時,在我的眼裡浮現了最奇異的景象。起先我看見中古時代西班牙摩爾族諸王的阿爾漢布拉宮,展現了摩爾式建築的華美─像一闋由磚石構成的華麗交響曲─就像那些奇特的吉普賽旋律一樣絢爛。然後一場悶燒的無名火開始在我胸中燃起。我渴望能感受那種會讓人發狂犯罪的強烈愛情,感受那些生活在灼熱烈日下的人熾熱的情慾,狂飲杯中淫佚的春藥。

「幻象改變了;我見到的不再是西班牙,而是一片不毛瘠地,是陽光照射下的埃及沙地,被緩緩流動的尼羅河水浸濕,而羅馬皇帝哈德里安站在河邊哭泣哀號,為他水遠失去他所愛的少年悲慟不已。我被那柔和的音樂所魅惑,所有的感覺也因而更加敏銳,我現在才開始了解很多以前一直感到奇怪的事,了解那個權傾一時的君王和他俊美的希臘奴隸,對他像對基督一樣,為主人殉身的安提諾雨斯之間的愛。於是我的血都由我心臟衝進頭腦裡,再經過每一條血管像熔鉛似地流了下去。

「接著幻象又改變了,轉化為所多瑪和峨摩拉那兩座堂皇、怪異、華美而宏偉的城鎮;在我聽來,那鋼琴演奏家彈奏的音符像在我的耳邊喃喃地訴說著激情的喘息和令人銷魂的熱吻的聲音。

「然後─就在我的幻象中─那個鋼琴家轉過頭來,用他那催眠似的眼光深長地望著我,我們的視線又交會在一起。可是他到底是那個鋼琴家?還是安提諾雨斯?或者,他會不會是上帝派去見羅德的兩位天使之一?無論如何,他那種難以抗拒的美和魅力使我完全被他征服;而那音樂像在低語:

 「『難道你不能如美酒般飲他的凝視,即使那光輝恍惚
 無力地在寂靜中沉落靜止
 如一個曲調溶進另一個調子?』


「我所感覺到的那種令人悸動的渴望越來越強烈,那種無法滿足的渴求化成痛苦;燃著的火苗已經被搧成烈焰,我整個身子都因狂熱的慾望而痙攣扭曲,我感到唇乾舌燥,呼吸困難;所有的關節都僵直,所有的血管都膨脹了,然而我仍舊和周圍的人一樣靜坐著。但突然之間,像有一隻沉重的大手壓在我的小腹,有什麼在那裡屈曲著,握著抓著,使我因慾望衝擊得要昏了過去,那雙手在上下挪動,起先很慢,然後隨著曲子的節奏越來越快。我感到頭暈目眩,在我每條血管裡都有灼熱的熔岩在奔流,然後,甚至有幾滴迸射出來─我喘息著─

「突然之間,那個鋼琴家以一個重音結束了那一曲,整個劇院裡喝采聲雷動,我自己卻只聽到震耳欲聾的雷聲,看到猛烈的冰雹、紅寶石和翡翠如雨般落下,吞沒了平原上的城市,而他,那個鋼琴家,裸立在血紅的光裡,讓他自己坦露在天堂的閃電和地獄的烈火之前。就在他站在那裡的時候,我看到他─在我的瘋狂之中─突然化身為埃及的犬首人身神祇阿努必斯,接著再一點一點地變成一隻討厭的貴賓狗。我吃了一驚,渾身顫抖,感到噁心欲嘔,但他很快地又變回到他本來的面目。

「我無力喝采,只是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像失去了知覺,精疲力竭。我的兩眼盯著那在台上冷淡且帶著點輕蔑神情鞠躬答禮的藝術家;而他那充滿『熱切和柔情』的目光似乎在搜尋著我的目光,似乎只在搜尋我的目光。我心裡被喚醒了狂喜的感覺!可是他能愛我嗎?他會只愛我一個嗎?在那一瞬間,我的狂喜被冷冷的嫉妒所取代。我是不是瘋了?我不禁這樣自問。

「就在我看著他的時候,他的面容突然被深沉的憂傷所籠罩,然後─多可怕的景象─我看到一支小匕首插進他的胸膛,血由傷口很快地湧流出來。我不僅渾身戰慄,而且幾乎嚇得尖叫起來,那個幻象實在是太真實了。我的頭彷彿不停地在旋轉,感到暈眩欲嘔,我精疲力竭地靠在椅背上,用兩手捂住眼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