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慾海有情天]內文摘錄2-第六章

「我感到他的目光貪婪地落在每一處,沉進我的腦子裡,我的頭開始暈眩;而且刺進我的心裡,使我的血液沸騰,更快更熱地流過所有的血脈,衝進我的血管裡,我的陽具就掙脫開了覆被在前端的皮膚,猛地昂起頭來,使得其上如網絡的小血管似乎都要爆裂開來。

「然後他用雙手撫遍每一吋地方,接著他開始將他的唇印上我身體的每一部分,熱吻如雨般落在我的胸部、手臂、兩腿和大腿上,然後,當他到達我身體中間時,他將臉埋進茂密地生長在那裡的粗鬈毛髮之中。

「他感受到我鬈曲的毛髮靠在他的臉頰和頸子上,因著快感而渾身發顫;然後,握住我的陽物,將他的嘴唇貼了上去,這似乎讓他如受電殛,然後那最前端,接著是整個頭部都消失在他的嘴裡。

「這時,我再也不能保持平靜。我把他長著鬈髮、發出香味的頭抱在手裡,我全身顫抖;每條神經都拉緊了,那種快感強烈到幾乎令我發狂。

「然後整根肉柱都進入了他口中,前端觸及他的上顎,他的舌頭有時壓平,有時變厚,到處舔舐著,我一時被貪婪地吮吸,一時又被輕輕啃咬。我尖叫出聲,求他停止。這樣強烈的感覺讓我無法忍受,只覺得我會死在他手裡。只要再多持續一下子,我都會發狂。但他好似聾了一般,絲毫不理會我的懇求。我的眼前如有閃電不停劃過;一道烈焰穿過我的全身。

「『夠了─住手,夠了!』我呻吟道。

「我所有的神經都拉長了;全身一陣悸動;我的腳心像被鑽穿了一般。我扭動著,全身痙攣。

「他原先撫弄我睪丸的那隻手滑到我的臀下─一根手指滑進了那個洞裡。我似乎前面是個男人,而後面是個女人,因為我在兩邊都感受到無比的快感。

「我的震顫達到高潮。我的頭腦暈眩,身體像融化了一樣;灼熱的生命之泉再次升騰而起;有如液體的火焰;我沸騰的血衝上腦門,使我發狂。我全身虛脫,喜極而昏,我倒在他身上─暈死過去。

「幾分鐘之後,我清醒了─急於想取代他,回報我剛才所承受的愛撫。

「我扯下他身上的衣物,使他很快地和我一樣赤裸,能感覺到他的肌膚從頭到腳和我相貼,真是太舒服了!而且,我剛感受到的快感只添增了我的急切,因此,在我們緊緊相擁,廝磨了幾分鐘後,我們兩個都滾落在地上,扭擺、摩擦、匐匍、蠕動、像兩隻發情的貓,彼此讓對方興奮到發狂的地步。

「但我的嘴唇急於要舔嚐他的陽具─那個器官真可以作為生殖之神廟宇中巨大偶像的藍本,或是該畫下來懸掛在龐貝古城的妓院門上,只不過在看到這尊沒有翅膀的神祇之後,大部分的男人可能─像很多男人確實做到的─會拋棄女人而追求男人。他的陽物很大,但不像驢子的那話兒;既粗而圓滾滾的,但略呈錐形,他的龜頭─那血肉的果實,像一顆小杏桃─看來肥碩、渾圓而令人食指大動。

「我飢渴的眼光盯視著,用手撫弄;加以親吻,感受到柔滑的皮膚貼靠著我的雙唇,在我含住時,似乎自有一股內在的力量使之活動。我的舌頭舔著前端,想伸進那細小而呈玫瑰紅色的雙唇之中,而那兩片小唇因充滿性愛而鼓突、張開、滲出小滴閃亮的露珠。我舔著他的包皮,然後將整根吮吸進去,貪婪地套弄。他垂直地動著,而我想用嘴唇緊緊含住;他每次都衝刺得更深入一些,碰觸到我的上顎;幾乎深抵我的喉嚨,而我感受到它好似有自己的生命般在震顫,我的動作變得更快,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他發狂似地抱緊我的頭,他全身的神經都在悸動。

「『你的嘴在燒灼─你要把我的腦子都吸出去了,停下來,停下來,我整個身體都著火了,我再也─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太過分了!』

「他緊抓住我的頭,要讓我停下來,但我用我的唇、我的面頰、我的舌尖緊壓住他的陽物,我的動作更快,因此在幾次抽送之後,我感到他從頭到腳一陣顫抖,好像暈眩發作了似的。他嘆息、呻吟、尖叫。一陣溫暖、黏稠、辛辣的液體充滿在我嘴裡。他的頭感到眩暈,他所感受的快感強烈到幾乎是一種痛苦。

「『停,停下來!』他微弱地哼著,閉上了眼睛,喘息不定。

「而我想到他現在真正屬於我,讓我為之瘋狂,因此將他滾燙、帶著泡沫的生命之泉,他生命的真正精髓飲了下去。

「他的兩臂一時如痙攣般緊抱住我,然後全身僵挺;完全被情慾征服。

「我自己也幾乎有他一樣的感覺,因為在狂亂之中,我急切而貪婪地吮吸他,因而刺激得我也射精了,在同一時刻,我承接進我體內的那種汁液,小滴小滴緩慢而痛苦地由我體內流了出來。在這時候,我們緊繃的神經放鬆了,精疲力竭地相互跌靠在對方身上。

「在休息了一會之後─我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那種強度無法以時間沉靜的步伐來度量─我感到他萎頓的陰莖又再度由睡眠中甦醒,緊靠在我的臉上,顯然想要找我的嘴,就像一個飽餐之後仍然貪心的嬰兒,即使是在睡夢中,也還緊抓著母親的乳房,只是為了能吸在嘴裡的那份快感。

「我將嘴靠了上去,那就像一隻小公雞在清晨醒來,伸長了脖子,精力充沛地啼叫似的,將頭部伸向我溫暖、嘟著的嘴唇。

「一等我將之含進嘴裡,泰里尼就一轉身,讓自己躺在我之於他相等的位置上;也就是說,他的嘴恰在我小腹那裡,唯一的不同是我仰臥著,而他趴在我的身上。

「他開始親吻我的肉柱,撫弄著叢生在四周的毛髮,他輕拍著我臀部,尤其是他用他的獨門技巧愛撫著我的睪丸,使我充滿了難以言狀的快感。

「他的兩手使他的嘴與他自己的陽物所給我的快感為之大增,因此我不久就興奮得不能自已。

「我們兩個肉體沉浸在震顫的肉慾中,雖然都增加了我們動作的速度,卻還是因情慾而瘋狂,因此在神經緊張之中,我們的身體卻拒絕很快達到高潮。

「我們做著毫無成效的苦工,我突然完全失去了理性,我體內沸騰的血液想要逸出而不可能,似乎在我充血的兩眼中旋轉;在我兩耳內鳴叫。我陷身在爆發的情慾裡─陷入狂亂中。

「我的頭好像被鑽通了,我的脊椎被鋸成兩半,但我依舊吮吸著他的陽具,越來越快,像吸吮著乳頭,想要吸盡裡面所有的汁液。我感到他悸動、顫抖、痙攣,突然之間,精液的閘門開了,我們由地獄之火裡躍升而起,在一陣灼熱的火花之雨中,進入愉悅而平靜,屬於眾神的奧林匹斯山仙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