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慾海有情天]內文摘錄3-第七章

「美味而有催情作用的食物、烈酒、快樂的交談,在在又激起了我們的情慾。一點一點地,每張躺椅上的姿態越來越撩人,笑話也越來越淫猥,唱的歌成了豔曲,聲音越來越大,想法越發瘋狂,肉體因甦醒的肉慾而血脈賁張,幾乎每個人都赤裸了身子,每根陽具都昂然挺立;那裡就成了一個肉慾的修羅場。

「有一個客人教我們怎麼做一個陽物流泉,或者說是飲酒的最佳方式。他叫一個年輕的侍酒童子用一把長嘴銀酒壺將酒不停地倒在布萊恩科特的胸部。酒液流下腹部,流過那叢漆黑、鬈曲而發出玫瑰油香味的毛髮,再沿著他的陽物淌下,流進跪在他面前那個男人的嘴裡。這三個男人都非常俊美,整組人的姿勢極其古典,有人用鎂光粉拍下照片來。

「『這很漂亮,』那個阿爾及爾的騎兵軍官說:『可是我想我可以讓你們看更棒的一招。』

「『什麼?』布萊恩科特問道。

「『就是在阿爾及爾怎麼吃去核之後塞進開心果的蜜餞棗子;正好桌子上就有這種東西,我們可以試一下。』

「老將軍咯咯地笑了起來,顯然很能享受箇中樂趣。

「那個騎兵軍官讓和他同床的那男子趴在榻上,頭低著,臀部高聳;然後他把蜜棗塞進那人的肛門裡,等他朋友將蜜棗擠出來時,他再去嚼食,然後再小心地舔乾淨所有再流出來、滴在臀上的蜜汁。

「所有的人都鼓掌喝采,那兩個人顯然都非常興奮,因為他們胯下的鬥羊都昂起頭來,不住點動。

「『等一下,別忙著起來,』那位騎兵軍官說,『我還沒有完呢,讓我把智慧之樹的果實放進去。』他說著走到那人身後,把他的陽具握在手裡,插進剛才放蜜餞的洞裡,因為那裡十分的滑膩,在衝刺一兩下之後,就完全消失在洞裡。接下來,騎兵軍官一點也沒將陽具拔出,只將自己的身子貼緊了另外那個人的臀部不住磨蹭。這時候,被他肏著後庭的男人也興奮不止,挺立的陽具不住地彈觸著自己的腹部。

「『現在要讓上了年紀的經驗人士來享受了。』將軍說。他開始用舌頭舔著那人的龜頭,吮吸著,一面用手指熟練地撫弄那根肉柱。

「被肏的男子所感受到的快感似乎難以形容。他喘息、顫抖、眼睛緊閉,嘴無力地張著,臉上的肌肉不住抽搐;每一刻都似乎會因過度興奮而暈倒。但他仍然用盡全力來掙扎,不讓自己進入恍惚的境界,因為他知道那個騎兵軍官身懷絕技,可以無休無止地繼續下去,他的頭不時垂落下去,好像他全身的力氣都已用盡:但接著又抬起頭來,然後─張開嘴─說道:『誰來插進我嘴裡。』

「那位義大利侯爵,脫去了袍子,全身只有一條鑽石項鍊,和一雙黑色的絲襪,爬上去站在老將軍身邊的兩張小凳上,滿足了那男子的需求。

「望著這令人毛骨慄然的肉慾tableau vivant(活人畫),我們的血液都沸騰得衝上腦門,每個人似乎都急切地要享受這四個男人所感受到的快感,每一根露出龜頭的陽物都不但充血,而且硬如鐵棒,勃起得令人有疼痛之感。每個人的身體都在扭動,好像因體內的痙攣而倍受折磨,我自己還未習慣於這樣的景象,興奮地呻吟著,被泰里尼令人亢奮的熱吻,以及那個將嘴唇緊貼在我腳底心的大夫逗弄得幾近發狂。

「最後,由那騎兵軍官激情的衝刺,將軍吮吸的急切,以及侯爵被吮吸的激烈反應,我們知道最後的一刻就要到臨了。這就像一道電流穿殛了我們所有的人。

「『他們好享受,他們好過癮!』每個人的嘴裡都在叫著。

「所有一對對的人都緊緊擁抱,彼此親吻,相互用赤裸的身體摩擦著,嘗試著各種能想到的新方法來取悅對方。

「最後那個騎兵軍官將他已疲軟的器官從他朋友的後庭抽退出來,後者倒臥在長躺椅上,失去了知覺,全身都是汗水、蜜棗的糖汁、精液和唾沫。

「『啊!』騎兵軍官不動聲色地點上一支香煙說:『還有什麼能和所多瑪與蛾摩拉城裡的歡樂相比?阿拉伯人是對的,他們在這門藝術上是我們的老師,在那裡,每個男人都會享受這種樂趣,除非他還是個小孩子,或者老頭子,已經無力行動了。他們─和我們不一樣─經過長久的練習,知道怎麼把這樣的歡樂延長到好久好久,他們的陽具並不很巨大,但勃起的時候,也相當可觀,他們的技巧在以滿足對方來加強自己的快感,他們不會用稀薄的精水大量地射進你體內,卻會用少數很濃的幾滴讓你如受火焚。他們的肌膚非常光滑!他們的血管裡像流著熔岩!他們不是人,是獅子,會發出肉慾激情的吼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