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大伯與我之打娃娃日記] 作者小宇自序



我住在一個沒有靠海的城鎮,一有空就會往有浪的地方跑;

我生在一個不會下雪的國家,但還是想去北海道和溫哥華。

似乎當下沒擁有的,才會努力去追求;生活這樣、愛情何嘗不也如此!但,長大後卻發現,常常被我們忽略的親情更是如此。

我從小就有一個大伯,長大之後,還是只有一個大伯;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我阿嬤已經停經不會再受精,所以他是我獨一無二的大伯。

大伯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子女不在身邊、也沒有再娶;雖然他每天跟我們生活在一起,但感覺好像沒有他,我們家小孩還是一樣可以正常成長,意思就是說,「大伯」這東西對一般正常家庭的小孩子而言,好像可有可無。我有想過,是沒有女人可以再次擄獲他的心?還是他拒絕任何人的靠近?

我自己知道,我的個性從小時候開始就很賤,別人得不到的,我就是要拿到;別人進去不了的,我偏要大步邁進,當然,包括大伯的心門。我想也因為這樣,在小時候我跟大伯就結下不解之緣,長大後也才會變成這段孽緣!哈,開開玩笑,應該怎麼形容我倆呢?嗯,別人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那我跟大伯來個伯侄以上、父子未滿吧
……

我跟大伯曾經很親,但太孩兒的記憶,我忘了!我的記憶體一直維持最大容量,也就是隨時保持80G的狀態,意思就是說,我的記憶力不好、能記的東西有限,檔案剛放進去,也很快就會自動被刪除;別人都320G,我才80G。所以現在能回想起來的,就是跟大伯那個那個下午在四樓的事了
……

大伯文在
PTT連載時期,有水手跟我說過:「小宇,世界上有那麼多影展,金獅獎、金熊獎、金雞獎……,但你的大伯文,是我們心中獨一無二的『金鵰獎』!」我只是「啊?」那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吼~你是那麼精明的小宇,怎麼參不透咧?就是金『屌』獎文雅的說法啊!因為你的金鵰,才讓我們有大伯文可以每天追啊……」哭么!為了讓你們每天追,我可是出賣了好多寶貴的東西,不管是心理還是生理。

多年前有人因為老二被羊肉爐二度灼傷而出書,我心裡竊想還嘎冷筍:「應該是真的吧?怎麼可能有人為了要出書,把熱騰騰的羊肉爐灑在下體!光聽就可怕,頂多只有分手不成,被女友下的毒手才有可能發生這種事
……」所以我確定,那應當是真人真事。

當時我還覺得,全台灣應該找不出第二隻大老二可以像他一樣,大剌剌掏出來跟大家分享了!但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要算,反正意外跟謠言來得總是特別快,我除了出賣自己的老二,連大伯的
……也一起掏出來了。

自從接觸網路這十多年來,除了啞虎的垃圾信件一天可以突破一百封之外,我真的沒有收過那麼多信,別說一天或一個禮拜,就連一個月可能都沒有。但因為大伯文,我曾經一天在
PTT信箱就收到超過一百封的信,除了四封來罵我之外,其餘都是滿滿的感動跟打氣,有人說看著大伯文掉淚,但大部分的水手都是說邊看邊拍桌大笑,雖然我很難想像有多好笑;但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大伯文沒有白寫了,大伯跟我這兩隻鵰,沒有白養了,雖然大伯的不是我在養。

很開心有這麼多人喜歡大伯、喜歡香象、喜歡我,甚至連我的弟弟阿宙、還有媽媽,都有自己的粉絲!就連跑龍套但不識字的阿嬤,藉著伊識真多的代誌,也得到不少掌聲。總之,大概只有布袋拎的老爸沒有人喜歡吧,呵,好啦,想吸奶的嬰兒找不到媽媽可能會喜歡他吧。

反正從大伯文下筆的那一天開始,我的生活起了一些變化。雖然我不知道生活上的變化要大到怎樣,才算是生命中起了變化?但我知道,從大伯文開始,不管是跟家裡長輩互動、跟兄弟姊妹互動、還是跟水手的互動,真的慢慢讓我學會更認真看待身邊的一切,不管是會動的人、還是插電就會動的充氣娃娃,當然還有不會動的例如三棵樹
……

不管你有沒有看過《大伯與我》,我簡單跟大家說明一下大綱好了。先分成五大篇,再分成
……


好了,可以停筆,這只是序,再寫下去,就要比正文還要長了!是你叫我不要寫的喔?好~那我就真的不寫了,反正,這也只是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