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軍犬] 推薦序2 我心中的那頭軍犬-By 皮繩愉虐邦 端爺

幫《軍犬》寫序真的是我一件人生大事,因為這部作品幾乎可以說是我在愉虐認同上的啟蒙小說。意識到這一點已經是很後來的事情,最初對我而言,《軍犬》只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打手槍材料(當然現在也還是)。當時還是毛頭小鬼的我,只知道如果命令使喚看對方跪著被踩就會很爽,而《軍犬》就是這麼對我的味:對異性戀的、軍人的、所有陽剛符號上的征服情節,就這樣札實地挑動我一根根神經和一次次射精。現在回想起那些深夜時刻,半脫著褲子登錄暗黑堡壘閱讀連載,手忙著顧滑鼠滾軸和兄弟,真的怎樣也沒有想到,六年後的今天這部作品要印成實體書了!也就是在經歷了主奴尋覓調教相處的漫漫長路後,回過頭來重讀《軍犬》,才發現自己慾望的原形,不過是來自當年打手槍那一晚的童話故事。

所謂的「當年」台灣應該是這樣的一個氣氛:「愉虐」這個詞還沒有正式地發展出來、性虐待還停留在暴力和危險的印象,實踐者們只能在幾個特定的聊天室徵友板上找尋伴侶,然後連上BBS或少數香港大陸的論壇分享各種愉虐經驗。悄悄地、隱晦地從這些有限的資源中,摸索出自己的屬性與喜好。漸漸地,許多國外BDSM的文章與關鍵字被翻譯到中文介面,性愉虐的本地理論和概念在爭論和筆戰中被生產出來,皮繩愉虐邦才承襲了這樣的環境氛圍,以一個愉虐實踐的社運團體定位誕生。本書的作者阿聰,不但是這個團體重要的核心夥伴,也是網站上珍貴的情慾書寫作者。他的作品滿足/幫助了社群內許多人的自我認同與幻想,出版《軍犬》無疑是在台灣性少數與情慾的全面解放運動中,一份重要的力量。

阿聰花了很多年才把《軍犬》寫完,他經常笑談很多人無法相信他在寫第一部曲時,完全沒有任何實際調教的經驗(我也很難相信)。我個人的觀察是:《軍犬》從赤裸裸地描寫狗奴調教的快感與高潮,一路寫到一個實踐者的成長經歷,主角心境的轉變同時也是作者本身的,交錯在對自由與限制、解放與束縛的情感糾結裡,追尋被放逐的忠誠。在皮繩之前與皮繩之後,阿聰的作品裡面有著更深的思考,那些帶著悲傷惆悵的、孤獨、迷失、疏離的情緒,或許是來自他對社群的認識,或許是來自連載讀者的反饋。無論如何,看見《軍犬》與社群藉由互動而彼此成長,再投射在自己實踐的生命經驗上,帶給我無比的感動。

因此《軍犬》不僅僅是一個童話故事,雖然它沒有仙女和壞巫婆,也沒有黑暗城堡的地下牢房,它依然確實地觸動了我們內心的一份憧憬與幻想。那些幻想是在皮鞭蠟燭之外的,主從、支配、征服、訓練、忠誠、迷彩與汗水的,一種對完美主人與完美狗奴的崇拜和追循。在阿聰筆下貼近當代都會的情慾細節、男同志圈內圈外那些相愛相幹相虐的人際脈絡,描寫在性與權力的轉換流動中,無關顛倒錯位,爽感決定了一切,有爽就有愛,從中令我們著迷的是身體肉慾與精神愛戀互相驅動的真誠與執著。然後穿越《軍犬》五部曲的生命旅程,我們的慾望可以不用等待白馬王子,不用擁有索多瑪古堡的邀請,就已然在血脈賁張的情緒中得到救贖。

(恕我偷梗)我不得不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頭軍犬,那也許是一個內心中渴望被征服的自己、一個懷念或欲求的背影、一個純粹的激情春夢。最後,為寫這篇序,我打了二十三次手槍,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