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2日 星期四

[軍犬]卡維波教授導讀序之(6)-《軍犬》中的男性氣質

六、《軍犬》中的男性氣質
  
  《軍犬》這部小說的性別是男性。男性氣概是小說中隱約的焦點問題。有一段話主人翁是這樣說的:「…多久沒有正常的性行為,曼妙的女體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出現腦海裡?是從認主的那天開始,性已不再有主控權?狗屌不是男人的屌。」主人翁軍犬原本的異性戀S身分是純粹男性氣概的表現,真正男人是慾望女人的,是做S主而非M奴的。但是當他開始被調教成為軍犬時,他的男性氣概就變成一個問題了。原本象徵男性雄風的勃起陽具,不再具有男子氣概,因為「狗屌不是男人的屌」。一個真正的男人在受過軍犬調教後,還是個真正男人嗎?或者,才能成為真正的男人嗎?在此,軍犬成為軍人的隱喻(在軍隊中,軍犬有時就被當作軍人,軍犬有自己的部隊編號與軍籍)。小說中的軍犬調教和傳統軍訓也是相似的。所以,如果指責SM調教軍犬是泯滅人性尊嚴,那麼這個指責應該首先針對軍隊。傳統軍訓往往必須抹煞軍人的個體性,而且由於透過羞辱磨難懲罰來規訓,受訓軍人的人格尊嚴會被踐踏。絕對服從與徹底支配則幾乎等於閹割(自主權力的剝奪)。軍隊實踐儼然威脅了軍人的男性氣概,但是軍隊又吊詭地必須激發與強化男性氣概。雖然軍隊最終發展出來的男性氣概是受制於權威與集體的,可是卻常有「軍隊使男人成為真正的男人」的宣傳。這似乎說明「男性氣概」有可能被重新定義或調整改變的,而且(正如一般男性研究所指出的)存在著多元的男性氣概理想典型。

  主人翁在開始被調教時,扮演人型幼犬,必須去除體毛(體毛是男性與成年的象徵),此時男性氣概是被剝奪的。但是也正因為經歷過這個階段的磨難,成為訓練有素的成犬後,彷彿具備了更為強悍的男性氣概。故而剝奪男性氣概變成增強男性氣概的先決條件,因為男性氣概在這種典範下是從無到有、充滿磨難的取得過程,而未必是最終表現結果。這也和軍隊的男性氣概發展軌跡相似。當然,由於男性氣質的多元典型,可能存在著男性氣概的不同獲取途徑。主人翁軍犬後來因為具備自己為奴時的調教經驗(被剝奪男性氣概的經驗),而有能力去剝奪奴的男性氣概,因此成為主人,也因此具有男性氣概。這種轉換又顯示所謂「多元」男性氣質,其實可能是主奴辯證的性質。

  主人翁在小說中是職業軍人,成為軍犬看似順理成章,然而卻既與其軍人的人格尊嚴和男性氣概矛盾,也與其高高在上的軍官身分矛盾。但是主人翁甘願成為軍犬,放棄人格尊嚴,因而也可能同時失去固有男性氣概。這可以說是為了愉虐慾望而放棄與改造傳統男性氣概。過去女性主義者經常抱怨男性氣概的種種,但是從來沒有真正具體可行的改造方案。然而,在此我們又再度看到傳統男性氣質是可以被慾望調整改變的例證。易言之,男性為何傾向某種另類性別氣質?答案之一是因為那種氣質能滿足他人慾望(亦即,使他人覺得這種另類氣質性感可欲),因而也使男性滿足自身慾望。以娘氣質為例,如果某種娘氣質使某些男人變成性感可欲,如果某種娘男人是性愛市場上的搶手貨,那麼這種娘的另類男性氣質便可能成為一種主流的男性氣質,吸引更多男人操演這種娘男性氣質,成為新娘男人。換句話說,改變男性氣概問題因此成為改變慾望模式的問題,亦即,另類的新男性氣概也能滿足人們的慾望,這也就是如何使另類的新男性氣質成為性感可欲︰一方面某些男人使自己的新男性氣質成為性感可欲(是一種跨性別美學的操演,因為跨越了傳統性別氣質的性感美學),另方面他人也覺得這種新男性氣質性感可欲,可以滿足其慾望,他人的這種慾望偏好進而也使得另類新男人能滿足慾望。正如軍犬的特殊男性氣概可以滿足其主人的慾望,主人對軍犬的慾望則使得軍犬慾望得到滿足,因而使軍犬更加發展與操演其特殊的男性氣概。

(繼續閱讀-->七、《軍犬》豐富了性文化資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