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2日 星期四

[軍犬]卡維波教授導讀序之(7) -《軍犬》豐富了性文化資源

七、《軍犬》豐富了性文化資源
  
  有一種建立在法國心理分析家拉康的結構主義觀點認為,男性氣質與女性氣質是符號象徵的位置,受制於難以改變的法則定律。縱使在想像層次去置換男女,在實際肉身層次去顛倒男女,都無法改變其符號象徵位置,只是(例如)生理男性去佔據女性氣質的位置,或生理女性去佔據男性氣質的位置,這並不能改變這兩個位置本身。美國的酷兒學者Judith Butler則不以為然,認為性別管制不是法則定律,而是社會常規,有一種常規化(normalizing)的力量使主體成為彼此可比較、可被評斷的個體;這個性別常規就存在於性別操演中,也就是存在於引用常規的表現中,因此偏離常規有時也可能是在鞏固常規。像好萊塢電影《窈窕淑男》(Toosie)或《窈窕奶爸》(Mrs. Doubtfire)中的男扮女就極可能不是顛覆性別常規(但須視社會脈絡背景而定)。不過要改變常規也只能透過性別操演來進行。我認為改變性別常規的操演必須有性(慾望)的干擾因素。當然,慾望或性也有其自身的社會常規,不是任何看似不符常規的性/別操演就能成功地改變性/別常規。例如一般的娘娘腔男人目前很難在性方面吸引異性戀女人或甚至同性戀男人。

  慾望或許有時是頑固難變的,但是也絕對不乏順勢調整流動的例子,畢竟慾望有填補、將就、置換、即興、轉換、調教、開發、衝突、矛盾、試驗、嘗新、出賣、固守、防衛等等多樣可能。打開所有慾望資源的大門,就是改變主流刻板性別慾望的契機。《軍犬》這部小說的問世正有這樣的功能,因為像《軍犬》這類性文化資源的蓬勃生產與自由流通的狀況,不但可使得個人因為有豐富資源而能夠將自己的性/別操演成為性感可欲,而且使得原本是個人獨特的性/別特質(也因為公開發表等)能夠成為公共的文化資源。

  正如《軍犬》顯示的,主奴關係未必就是(狹義的)SM的關係,而(廣義的)SM關係也不一定就是愛人關係,或甚至不一定是性伴(俗稱炮友)關係。在現實中,有些人會在配偶或情人之外,尋求SM對象或者主奴關係,涉及從無到有的不同程度之性行為,也可能涉及從無到有的不同程度之情感關係。雖然這些現象只是道出性愛人生的簡單事實:人有不同的需求,因此有時會需求不同的人;但是這種SM的人際模式清楚地顯示了一夫一妻模式的非常態與不符合大多數人所需。由於跨性別運動,世界有了新性別政治的出現。我相信SM愉虐運動將帶來新性政治的出現。像《軍犬》這樣的書則能豐富新性政治的想像。

(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