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2日 星期四

[軍犬]卡維波教授導讀序之(2) -情色的動物角色扮演

二、情色的動物角色扮演

  動物角色扮演可以運用到情色方面。然而,本非不尋常的動物角色扮演一旦運用到性愛,就因為性愛在人類文化的特殊地位,而可能引發大驚小怪等等喪失理性的反應。有些人會因為自身的性焦慮而蒙蔽了理性思惟能力,忘記了情色方面的動物角色扮演,正如同其他種類的動物角色扮演一樣,有相同的原理與功用,並無神祕怪異之處。

  《軍犬》一書所描述的人型犬是在情色方面的動物角色扮演。人扮演狗的角色通常有貶低含意,也通常與狗主產生支配與依賴的關係,這樣的關係則有情色慾望的含意。有些人覺得人型犬的動物角色扮演怪異,但是這只是因為這類性事比較少見少聞;怪異來自不熟習、來自資訊的欠缺。其實人型犬並不比(例如)撒嬌更怪異。在性愛關係中有些扮演幼兒的成人會撒嬌,也會做出其他諸種年齡扮演行為。這種幼兒撒嬌的年齡角色扮演,通常有貶低含意,以及產生情色慾望的支配與依賴信任關係。這和人型犬角色扮演是非常相似的。事實上,有些年齡角色扮演也是SM愉虐支配的一部份。

  有些人覺得人型犬傷害了他們的道德情感,因為把人當作犬冒犯了他們。但是我們的社會也經常把犬當作人,給予近乎人類的待遇、地位、環境與打扮,可是這卻不會冒犯人類。追究下去,這種雙重標準乃是因為人貴獸賤的文化預設。可是從人與動物應趨向平等的道德關懷來看,對人型犬有反感者的道德情感是有問題的,是應該被反省的。也正因為這種人貴獸賤的文化預設,人獸交與動物戀同樣地冒犯了這類人的道德情感。這似乎顯出動物戀與動物角色扮演之間的可能潛在關連,關連之一就是對被禁忌的人獸界限之踰越。不過,有些人型犬與其主人之間並不作「人獸交」,他們認為自己的慾望與動物戀無關,也談不上踰越人獸的界限。這就好像在幼兒的年齡角色扮演中,有些人會自認與戀童無關(因為並不偏好真的兒童)。有時一方被稱作爸爸或媽媽,但也不自認是亂倫慾望。換句話說,這些人自認為年齡角色扮演的慾望來源就是諸如支配與依賴(崇拜與安全感等),而非被禁忌的年齡代間界限之踰越。

(繼續閱讀-->三、SM愉虐慾望的起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