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2日 星期二

六月新書:徐嘉澤的首部長篇力作--類戀人


小心,類戀人出沒!

繼《窺》之後,徐嘉澤最新長篇力作
寫盡圈內「玩咖」的永劫輪迴,揭示城市情愛中的究極折磨

──給初陷情愛,不知愛情境地同是修羅場的小白兔,
和在愛的迷宮尋找出口的羔羊;
以及那些悄悄出現你我左近,
習慣織謊、懼怕承諾,卻又自命愛情高手,
任意來去不留痕跡的男人們……

讀者推薦:

羅毓嘉:讀嘉澤《類戀人》,我想他是把這些小人物寫到底了。……這些「純情」的男同性戀們,是否因為還不夠「淫蕩」、還不夠「解放」,或者說──還不夠「墮落」,所以煩惱?但也就因為他們總在希望自己可以放手一搏的時候仍然前瞻後顧,總是放不下身段又期望自己可以當一個徹底的狠角色,想要當玩咖、當淫獸,卻又丟不掉那個純情的自己,而使得他們看起來就像是你我身邊的每一個人。……因為被傷害過,開始理所當然地傷害別人。因為害怕再次被傷害,所以要趕在對方前面,先傷害他。因為不夠墮落,所以拒絕使用炮友來稱呼對方。……《類戀人》所諭示的,正是狠角色們的永劫迴歸。

李東霖:這是一部沒有與當下時空脫節的小說,時間是每一個「現在」,時時刻刻都在上演;空間是有你有我的任何一座城市,我們穿梭在臥房、浴室、男廁、夜店和街頭,運用許多當代情感交流的管道,可以是網路MSN、手機簡訊,呃……還有急急忙忙戴上的保險套……一次又一次的性交,人們來來去去,有人來、有人去,我們的周圍似乎就是這樣的生態……嘉澤的用心卻不僅僅在薰心的色慾想像上尋芳,更在文學書寫的版圖上找尋一個永恆的春暖的可能。這些文學性的經營,使得《類戀人》不只是一部通俗羅曼史,更充滿雋永的佳句。


故事簡介:
陳正偉,一個總能輕易擄走底敵芳心的都會浪子,在一次朋友聚會中遇見景碩──一個和他一樣,喜歡把男人定位在「類戀人」位置,找遍各種藉口逃避承諾的熟男,兩人註定交手,展開一場感情決鬥。然而這樣的「勝負」代表什麼?先認真的一方難道就真的「輸了」?……常在我們週遭徘徊的「類戀人」們,討厭束縛、追求瀟灑,自命「玩得起、放得下」,是我們絕不陌生的一群生物。惟有當他們也遇見一位旗鼓相當的「類戀人」、「浪子」或「玩咖」,才會無可避免的現出「原形」,遭逢和你我同樣的猶豫、茫然與脆弱……

* 隨書附送「泰基瑪哈」酒吧提供神祕禮物一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