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

回應逗點文創總編輯陳夏民的信

逗點文創 (http://www.facebook.com/commaBOOKS) 老總Sharky(夏民)下午來社裡小坐,寫了這封公開信給小編 (http://gowithsharky.blogspot.com/2012/03/page-turner.html)。初看時覺得惶恐,惶恐到手足無措的地步,再看一遍,眼淚開始不聽使喚的流了出來。

一種很複雜的情緒。不管是選擇「出版」這個行業,或者「同志」這個 類型,其實就等於要打從心底覺悟自己即將走向的是一條辛苦而且不會賺錢的道路。苦路是自己選擇的,所以沒有資格抱怨。事實上也幾乎沒有時間、沒有機會停下 腳步細細咀嚼「苦」的滋味。當規模只能是「一人公司」的前提下,就必須學會100%認命,盡可能看淡銷售報表上的慘不忍睹,以及暢銷排行榜、鋪天蓋地的大 量陳列、抬頭處處可見的巨幅看板和海報等等只有大出版社才花得起人力財力物力、有辦法玩得起的遊戲規則。回到工作的本身,小心翼翼地審稿選書、老老實實做 好每一個環節,在極有限的資源裡盡可能作到有效的宣傳和行銷,讓需要的讀者能夠知道它,產生「帶一本回家」的念頭。若幸運地,成本打平了,有多賺的,就拿 去捐給在前線衝鋒陷陣的同運組織和夥伴。「取於社群,用於社群」,這本來就是同志商業組織該做的事。不算什麼了不起的事。

一本接著一本,陸陸續續出了40多種書。然後一晃眼,基本「竟然」四歲了。

今 年年初,在經銷商夥伴的協助下,我們的書開始出現在地區性、中小型的非連鎖書店裡。有些書店,慷慨的給了我們一個專櫃,就在書的旁邊、緊鄰著基本的 LOGO,掛出了一小面的彩虹旗。也是從這時候開始,原本長年埋首稿件滿屋子團團轉著瞎忙的宅男工作者(我),才意識到:或許,基本書坊存在的意義,不僅 僅是一個出版工作者對於理想浪漫而奢侈的實踐,也不僅僅是一個同志運動者對於實現未來性別平等理想世界所盡的棉薄之力,或許,特別對那些不住在都會區的、 年輕的羽翼未豐的、障礙重重或沒有足夠資源可以「當」一個同志的人們來說,能在自己有限的居住範圍裡,在書店看見堂皇擺出的專屬出版品,就是一種安靜的鼓 舞,一份踏實而實際的支持。

絕不敢如夏民文中所說,妄稱自己是「燈塔」。如果真要比喻,也許是期許自己可以是在需要的時刻發揮作用,一枚長效型的暖暖包吧。

基 本何其有幸,能有那樣多理解我們的信念、體諒我們資源匱乏的處境,卻仍信賴我們,把他們辛苦完成的傑作託付到我們的手上的作者。更何德何能有那麼多的讀 者,明知我們不夠完美,仍以實際行動買書支持,讓我們有更充足的能量再進步、再出版下一本我們認為「應該」出的作品。許許多多朋友來社內探班,堅持推拒友 情折扣,眼裡是滿滿的沒有說出來的關心、擔憂和期待。

這些寶貴而無價的託付,使我們的每一步都走得比前一步更戰戰兢兢。想到那麼多讀者在不同的場合對我們說過:「你們家的書我幾乎都有買!」就更加不能鬆懈。因為「失望」是一只永恆的烙印,我們絕不希望它烙在長期關心、支持基本的讀者心上。

逗 點文創是我一直以來敬重和佩服的同伴。夏民年紀輕,對文學卻充滿熱情和毅力,一本又一本厲害的書,一個接一個媒體訪問和通告,迸發出的能量常讓我自嘆不 如。也正因為是同業,規模又相近的緣故,更知道那些作為需要用多少時間和體力來換取,因此對逗點或夏民的心疼,經常是加倍的。

我想對夏民說,請一定要繼續做你所相信、和你認為對的事。讀者終要看見你的價值,你的堅持所放出的光亮。那絕非「世道如何如何」所能掩蓋的。回想我們讀過的那些好書、讓它們面世的那些出版者,我們永遠牢牢記得它們、感激它們的陪伴。

來打賭:當逗點五週年時,你會訝異身邊原來那樣多熱情而友善的讀者,因為有逗點,他們的生命更有趣、更豐盈。他們將無法想像:如果沒有和某一本逗點的書相遇,甚至沒有逗點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共勉,愛你。

邵祺邁
2012/3/30

2 則留言:

Justin 提到...

加油!

Justin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