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

給貞男人/皮繩愉虐邦 Key Mistress

跟阿聰認識很久了,從暗黑堡壘開始,知道他會寫文,人很斯文、文很好看,有文人的潔癖跟堅持。

第一部是《軍犬》,第二就是《貞男人》。邀我寫序,我小小的驚訝了一下,我是圈內的女王,這幾年其實不太收M了,只調男M因為覺得女M是柔軟的不太下得了手,貞操帶我倒是鎖過幾個M,那時還不是那樣盛行,因為,一個原廠的頗貴,更不要說「布式盾」,這量身訂做的寶貝,當時還沒出現呢!

卡卡的演變讓我覺得很好玩,從一個純異性戀、毫無貞操的異男,而後體認到忠貞只為主人,以及一生的伴侶開放。從純異到無性別的接受,該說人是有奴性的?還是他自我認知;自覺願意被制約?

阿貞的名字讓我覺得很妙。演變為貞女王的過程,則讓同為女性的我覺得很傷悲,因為她的演變是偏斜的。在我認知中,這樣的演變過程,她不是很偏激到最後只剩男M可以當男友,就是還會回到那歇斯底里、不理性的女性角色中,因為她想成為女王是為了卡卡而轉變,而非體認到自己的S性格;她的個性中充滿了不信任,每個奴都要鎖死,沒有出口,滿溢的性不能宣洩,沒有奴可以在她身邊永久待下去的。更何況,她並不尊重別人的奴,即使卡卡是她的前男友,但是既已分手,別人的奴就是別人的奴,不能隨意羞辱的。基本的禮貌也不懂。不想被排斥變成邊緣人,勢必需要懂得尊重。但是人物的側寫中我看不到阿貞尊重的個性,所以,依阿聰寫故事手汰,我不知道能不能在後續中看到她的故事,她的演變我倒是有點惡趣味的期待。

阿超從個毫無節操的男人到尾還是個無節操的男人,很懂得怎麼走偏鋒,一整個就是男人的好哥兒們,就算鎖上cb也是個不安分的傢伙,看來卡卡是該告訴小戴「布式盾」這個好東西了。

蘇曼,聽名字就覺得很「水」的一個女人;事實上也是,忠誠到讓我覺得是為SM而生的感覺。她一開始的出場,是讓卡卡流口水的女人,但是存在感讓我覺得很低,驚艷是一瞬間的,之後她有著卡卡導師、朋友、夢中情人、奴,以及夫妻奴的角色,而她似乎都適應得很好,毫無角色轉換的疑慮,最後回馬一槍;她還要兼任母親,但是我也是個母親,我很好奇奴的孩子,該怎樣教育?是不是奴還要將生活中再切一塊出來正常的生活中呢?奴的生活是不適合教育孩子的,我總覺得主或奴的選擇該是長大後自己的選擇,而非生活中的影響。(嗯,我認真的跳tone 了)

夏董跟阿布其實就是主人的標準形象,倒沒什麼好說的,認真的誘導訓練到交叉訓練,主人該做的角色稱職到一絲不苟。
比較妙的是XX宗教團體強調貞潔到用貞操帶,倒是對現在的社會現象的諷刺,教團無怯用教義來影響人心,動用到器具,對比教義,一讓我啞然失笑。

阿聰由《軍犬》到《貞男人》,文筆越來越洗練,我其實比較期待他下一本的《鳳凰會》(畢竟我是女王,笑)。貞操控制其實是在調心理而非調身體,要心的臣服才會有身體的臣服,不然永遠都是一根欲求不滿的屌在那邊擺盪。卡卡跟阿超其實是很明確的對照組,經由心的臣服到身體的認知,進而了解到什麼是真心誠意的跪在主人面前,即使是調教也是甘之如飴,被打屁股也是一種激勵。阿超是「鎖就鎖吧,你有鑰匙我也有啊,誰怕誰」,心不服,屌自然四處趴趴走。

阿貞跟小戴,我只覺得阿貞是帶上女王面具的女M,因為她希望的是一個給她安全感、能征服她的男人,而不是像卡卡這樣讓她提心吊膽的男人,即使拿到鑰匙,她也不敢把他放開,生怕放開了鎖不回去。而小戴則是偷偷戴上;「我要才能拿掉;這是我的」,但是真的是你的?我想每次要拿掉,還要有打算操翻累垮這個男人。小戴不是以要跟阿超分手來要求他戴上,不然就是累趴了再戴上,總之就是沒法光明正大的戴。

所以一開始原廠cb用的不是一般小鎖,而是號碼鎖,每次號碼都是不同的,被破壞過,號碼鎖也無法重複使用。非原廠的仿得很不錯,但是號碼鎖則是用一般小鎖替代,也就可以像阿超這樣再買一個,整組換新,鎖改掉。但是戴它也是有技巧的,不合的卡榫或是cb ,其實縮小的屌是可以溜出來逛大街再回籠子的,而且在籠子裡也是可以自慰跟射精,所以鎖就要鎖心,鎖個屌有個烏用?

奴甘心被鎖,是對主人心悅的臣服,記得別鎖了就不放,是主人就會懂得什麼時候該收,什麼時候該放,有這樣的高度,奴就會更死心蹋地。沒這樣體認,就要做到讓奴有自己願意把cb 套上他的屌的忠誠。為什麼奴都是跪著的,因為主要讓奴有仰之彌高的感覺,但是要是一個主讓奴不用跪著就可以有仰之彌高的認定,這個主也成功一大半了。

拉拉雜雜得寫了一堆,阿聰~你好棒~我等你的鳳凰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