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男人還是貞烈的好--軍犬主人回來了















繼2010年的作品榮獲美國芝加哥皮革博物館典藏之後,2012《軍犬》主人夏慕聰騎著全新小說《貞男人》迫不及待在讀者面前活生生將他扒光。這次不調教軍人了,改調教最平常也最性感的西裝上班族,透過一條貞操帶交換了靈魂最深處的渴望與順從。

「身體」跟一個人生活的生活密不可分,做任何事都必須運到到身體的某個部位。換言之,撇除心理,身體感官決定了我們至少一半的感覺。然而,人與身體卻並不互相瞭解,宛如註定最親近的人事物往往是我們最不瞭解,舞者、運動員藉由數年不斷身體訓練達以達熟悉自己身體肌肉構造並且控制其收放而有超越常人的運動模式,然而這些仍集中在肌肉的控制而非身體的「感受」上。 而BDSM即成了某種透過雙方規制而出現的一種體會身體感官極限的方式。

繼2010年的作品榮獲美國芝加哥皮革博物館典藏之後,2012《軍犬》主人夏慕聰騎著全新小說《貞男人》迫不及待在讀者面前活生生將他扒光。夏慕聰發行過個人誌。為孿生蜻蜓之一、暗黑堡壘故事文庫版版主同時也曾參與過皮繩娛虐邦《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夜色繩艷——風.見.蘭.喜》、《夜色繩艷——繩之音》演出。

夏董從王座走向我。「阿守,你是認真的嗎?」
「是。主人!」我挺著胸精神抖擻的說。
夏董掐著我的臉頰,將我的嘴擠成章魚嘴。
「你把現在說的話牢牢記住。要當奴隸不是這麼簡單的。
從今天開始,你只要對我的命令有一絲的猶豫,你就會喪失奴隸的資格。」
 節錄自《貞男人》

我們也訪問了作者阿聰幾個深藏在心中的幾個問題,首先最令我們感到好奇的是《軍犬》以及《貞男人》皆是被歸類為同志小說,但書裡頭的主角卻總是一個直男奴遇上一個男同志主子,阿聰認為這是他故意形成的一種局面,在構思整部小說的時候就想到既然是一部以BDSM為主線的小說,在BDSM 當中權力關係是整個「實踐」最重要的軸心,必須維持住整個過程的架構。因此便選擇了現今社會始終處於最頂端的直男做奴,反之設定處於社會性別底層的男同志做主。在日常生活中主角仍然是那個翩翩西裝上班族看似風流倜儻,但深藏在下體的貞操帶卻剝奪了其勃起與射精的性自主交由男同志主子任意發落。而阿聰也透露書中最精采的地方莫過於當中兩個段落,一個是光天化日下的spanking(打屁股),另一個則是書中主角被帶上貞操帶之過程。前者阿聰認為這是所打屁股愛好者的天堂,後者則是整部小說的精髓,藉由帶上貞操帶的過程將身體的自由權力自願交給對方,完成了整個主奴關係的建立。

「這是可以滿足許多BDSM愛好者的一部小說,裡頭有許多想到都會令人興奮的橋段」阿聰這麼說道;而對於第一次讀阿聰的書或第一次接觸BDSM的人則能夠從書裡抵達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那裡沒有不合理的行政法規或圖利有錢人的惡法只有主奴之間最忠誠豢養和最靈魂的順服。最後偷偷透露,阿聰心中的真/貞男人即是說到做到,始終如一的男人。

你準備好進入這個《貞男人》了嗎?

文|成蹊 文皓


夏慕聰|成蹊。鄭瀙元 201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