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4日 星期二

《有制一同》試閱--「操」速事件(節錄)


*未滿十八歲者,請勿閱讀(乖嘿)*

我感到臀孔的那圈肌肉被拉開,在強力的壓迫下無可奈何地鬆開來,熾熱的呼吸噴在我的背上,而那根粗大的肉柱就如要把我劈開般地,強使我的後庭洞開,我們身後的公路杳無人車,四周也一片寂靜,只有我身後忙著操我的那個高大警察發出充滿肉慾的喘息聲。他粗大的手指像鐵夾一般緊緊抓住我的腰,我幾乎可以感覺到他火熱的目光灼燒進我的身體,因為他正低頭瞪著,看他自己那根有著一顆大龜頭,又粗又長的陽物消失在我痛得有如火焚般的屁眼。我知道他的兩眼看到的是什麼,是我棕色的祕孔,流著潤滑劑,被撐開來,拉大了,讓他粗大充血的肉柱塞得滿滿的,把他一吋一吋地吞食進去,一直到我後面原先如菊花瓣般散開的細細皺褶被撐平成一圈繃得緊緊的肌肉,圍擁在他粗大陰莖四周悸動。他身上傳來皮革和男性肉體混合汗水的體味這種醉人的氣味使我為之暈眩。我由分開的兩腿間看下去,看到的是被他擦得雪亮,其高及膝的長統靴子上映照出來的我自己的身影,一點一點地,我汗濕的臀股被他強迫張開,而這個渾身虯結肌肉的公僕無情地侵入了我的體內。

「啊,天啦!」他低聲哼叫道:「好棒的屁股,我敢打賭你的屁股至少有一個禮拜沒有給人操過了,我說得對不對?不用擔心......」他興奮莫名地喘息著說道:「我會操你操得深到讓你以為我的雞巴會從你的喉嚨裏伸出來。」

他用力地把整根青筋纏繞的堅硬肉柱完全插入,沉重的陰囊撞擊到我的睪丸時,我還真以為會像他說的那樣呢,那一剎那間,我眼前只覺得金星直冒。我張開嘴來想說話──隨便說什麼──但是他那根粗大得如一根木橛的雞巴就像是一根燒得通紅的撥火鐵棍,一路灼燒著我身體內部。真讓我覺得他那肥大得像顆大香菇的龜頭就塞在我的喉嚨裏,使我說不出話來,而且幾乎可以嚐到他肉體的特殊味道。

「你認錯人了!」我呻吟道,他慢慢地抽退出去,把我後面臀孔的肌肉往外拉到幾乎令人難以相信的長度,然後他又猛然一插到底,在這樣的衝刺之下,使我全身軟弱無力。我半跪在地上,整個人橫趴在他警用摩托車的坐墊上,根本難以動彈,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聽任那野蠻粗暴的傢伙用我緊緊的屁股來尋求快感,利用我來滿足他的肉慾!
「我逮到你在那邊超速。」他當時很神氣地探頭進我打開的車窗,對我這樣說。

他臉上戴著一副會反光的黑色太陽眼鏡,一身量身訂製的藍色警察制服使他看來非常權威,甚至有點凶神惡煞的可怕。從他閃燈,指揮我的車跟著他到一處無人的休憩區停下來的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在仔細地看著他。他是那種會上宣傳海報當模特兒的警察:高大、結實、渾身肌肉,俊美中帶點邪惡。反而形成另外一種強大的誘惑力。他緊身的藍色制服長褲看起來就好像用油彩畫在身上似的貼身,什麼線條都一清二楚。

「恐怕我得請你下車來,證明一下你很清醒,不是酒醉駕車。」他冷冷地用非常職業化的口氣對我說。

「什麼?」我聽到他這句話不禁大笑起來。「你在開玩笑吧,這麼大白天的我怎麼會......」他臉上毫無笑容地瞪著我,冷冷的表情讓我知道他絕不是在開玩笑。

「哎,我說......」我說著下了車。說時遲,那時快,我的身子才出車門,那個警察已經一把將我抓住,側轉我的身子,把我推靠在車上。我本能地很快伸出手去撐住,以免撞倒或跌跤,而他迅速地將我兩腿踢得分得很開,非常乾淨俐落地把我推頂在車上,讓我成為標準的﹁受檢﹂姿勢。他粗大的手沿著我的手臂、背部和兩腿一路輕拍過去。搜索到我胯間時,似乎額外花了很長的時間,他粗而長的手指握住了我的陰莖。

「這是什麼東西呀?」他用帶著嘲笑的口吻冷冷地問道:「是武器嗎?」

「的確有人這麼說。」我想開開玩笑,但他冷笑一聲,打斷了我的話。

「是嗎?那──」高大的警察矗立在我面前,在我耳邊狠狠地說:「那我就得讓你把衣服全部脫光來檢查了。」

這個警察那麼高大的身材,冷冷的神情。他那反著光讓人看不清他眼神的太陽眼鏡,還有一身筆挺的藍色警察制服,使我原先想提出的抗議窒死在喉間。我開始注意到這個空無一人的休息站有多寂靜,我慢慢地脫下身上的衣服。

那個警察把兩手的大拇指勾在他腰間那條閃亮的寬黑皮帶上。兩條修長結實的腿分得很開地站著,興味盎然地緊盯著全身赤裸裸一絲不掛的我,抖抖瑟瑟地站在他面前。他寬闊的肩膀把那件藍色制服襯衫撐得幾乎要裂開似的。他的眼光落在我縮成一團的陰莖上,突然笑得全身亂抖。

「這個小玩意兒我才不會稱之為武器呢。」他不屑地冷笑道,一面用眼瞄著我的下體。他的黑色長統皮靴發出一陣擠捏的聲音,他蹲了下去──他的臉龐距離我的胯間只有幾吋的距離。他伸出一根手指來戳了下我的那對陰囊,我的睪丸前後晃動著,讓我背脊上好像有一道強烈的電流在上下流竄。

我低頭看著那個滿頭金髮,穿著一身量身訂作藍色警察制服的大個子,非常惶然地發現我的男根在他這樣赤裸裸毫不掩飾的瞪視之下漸漸昂挺起來。他舔了下嘴唇──那兩片薄薄的,很殘酷的嘴唇──在我的陽物脹大起來,碰觸到他下巴時,很自得地點了點頭。

「不許動!」他輕聲喝道:「我必須再重新搜查你一遍!」他粗大的手指握住了我的雞巴,開始很慢但很穩定地上下撫弄著。我吃驚地張大了嘴巴,但他那樣所給我帶來的快感卻強烈得叫人難以忽視,我的馬眼開始往外淌流出大量黏稠的汁液,流到他的手指上。

起先我稱我的那話兒做﹁武器﹂的時候,其實並不是在開玩笑。軟的時候,看起來真沒什麼,但一旦堅挺起來之後,我那根大屌卻是根青筋纏繞、粗如兒臂的巨大肉柱,大概其長度可以到達我大腿一半的地方。現在我看到那個警察瞪大了眼睛,顯然大感意外,而且深為驚訝,因為我的陰莖一直長得大到在他兩手前後握住之後,還露了一大截在外面,那脹得發紫的渾圓龜頭在他的愛撫擠捏下分泌出更多的汁液。

「這恐怕要比我原先估計的花上更長的時間了。」他喃喃地說道,這話顯然是自言自語,而不是對我說的。他抓住我那粗大的肉柱在他手掌心裏拍打著,發出濕濕的,有回音的響聲,使我的肉柱感到疼痛,而那對沉甸甸的陰囊則因此跳動起來。

「媽的!」他輕吹了聲口哨,用一隻手托起我的那對睪丸輕捏著,就好像那是兩個熟透了的水果。這時候我已經覺得頭暈目眩,想都沒有多想地就伸手過去,想抱住他的後腦,讓他那兩片薄薄的嘴唇含住我悸動的陰莖前面那脹得發痛的大龜頭。

「沒那麼快。」他冷笑一聲,站了起來。兩手撐在腰間。突然之間,我想起了我所面對的是代表法律的警察。他粗魯的手將我身子轉過去,背對著他,讓我面朝下地橫躺他摩托車溫熱的座墊上。「我得好好地徹底搜查。」他大聲地說。接著我聽到有拉鍊往下拉開的聲音,我的陰莖很痛苦地被壓在我的身體和摩托車座墊之間,可是等我扭過頭去看到那個警察從他制服長褲的褲襠裏掏出像根警棍般粗細大小的陰莖時,那件事就被我忘到九霄雲外去了。他用手握著那根大怪物,擠捏得也從前面馬眼裏流出黏黏的汁液來,他的馬眼張開著,好像魚的嘴巴。他朝手裏吐了口唾沬,用兩根手指把唾沬塗在我翹起來的股溝裏。

「我說......」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告訴這位精壯的警察說我後面的門戶裏除了我自己的中指之外,還從來沒有別的東西進去過呢。我看到手銬在陽光下閃亮,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我的兩手已經緊緊地被銬在一起,背在背後了。他強壯有力的手指抓起我的頭髮,用力向後扯著,使我在疼痛中往後弓起身子。

「你聽好了,你這個大雞巴貨!」他叱喝道:「我要搜查你的屁股,看有沒有偷藏毒品在裏面,而最好的搜查辦法,就是用我的這根探測棒,要是你再給我找什麼麻煩的話,我就拿我的那根警棍從你屁眼裏戳進去,那可會一直戳到你喉嚨裏嗆死你呢!聽見了沒有?」

我渾身顫抖,點了點頭,一面卻很懊惱地發現這樣的狀況居然令我大為興奮。那套剪裁合身的藍色制服,配上那條寬皮帶、雪亮的長統靴,還有佩槍,以及掛在腰際那根看來很兇惡的警棍,對我都有意想不到的影響。我的臀向他翹起,像是給他那粗大的陽物提供了衝刺攻擊的目標,他的手把我的頭髮抓得更緊,也更用力。

「你想要我操你,對不對?」那個大個子警察獰笑道:「看到這個沒有?」他一把抓起他那根青筋畢露的粗大雞巴,對我搖晃著。﹁我要用這根大屌從你後面插進去,操得你眼冒金星,我會把你後面操出個新的屁眼來,等我放你坐回自己車裏,讓你開走之後,你的屁眼會漏一個禮拜都恢復不過來。」

我呻吟起來,實在忍不住,只感覺到我的屁眼正期待得不住張闔。「那你就來吧!」我用充滿肉慾的沙啞聲音說:「把你那根又粗又大的屌插進我屁股裏!就來把我的屁股撐開,大大地操我一場吧!」我這樣發情興奮,讓我自己都大吃了一驚,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他在口袋裏掏出一小瓶潤滑劑來,用牙咬開了瓶蓋,把潤滑劑塗在他的陰莖上,我看得出那一小瓶根本不夠用,他咳了一聲,再把口水也加塗上去,我閉起了眼睛,感覺到他那龐然巨物滑溜的頭部頂著我的臀孔。他的兩手抓緊了我的腰部,然後用力朝前一挺,戳入了我後門的那一圈肌肉,一傢伙把十吋長,粗大充血的一根警察巨屌整個送進我體內。我在劇痛和快感交擊下倒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放鬆,因為他還不住地直往我裏面頂送。

「感覺漲得滿滿的,對不對?」他突然用我想像不到的溫柔聲音說。

(全文請見《有制一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