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與我同咬一顆禁果--專訪馬來西亞部落客Hezt




Hezt| Shiu Yang2012

來自馬來西亞的同志部落客─Hezt,以誠摯自白式的口吻一字一句建起了部落格 ─亞當的禁果。記錄著不同種族、不同宗教馬來西亞同志的生活,並於今年(2012)二月出版了《亞當的禁果

「在馬來西亞淪落為同志,是多棲又多重流放的困境。」─Hezt。這句充滿無奈的破題便寫在《亞當的禁果》的自序當中,道盡了馬來西亞同志的蒼涼宿命。

現今同志的命運仍然多舛,在這句引言當中「馬來西亞」四個字幾乎可以替換成各種國家的名字來形容同志的生活,只是程度上的差異而已。近年來歐美國家同志運動的聲浪不曾間斷,一波又一波衝擊著其他國家的同志和政府。馬來西亞近年來以多元種族和文化共存為名,在沙拉碗裡成長的Hezt談論了《亞當的禁果》的創作以及馬來西亞同志文化的處境。身為一個馬來西亞的華人,接受華文教育和中華文化的薰陶,自幼便十分喜愛閱讀華文作品以及寫作。在成立部落格之前,Hezt寫作的因子早已種下,早期Hezt寫作的內容經常以內心壓抑和生命無窮的荒謬交織下的意識流小說,也嘗試寫作同志小說。以筆和文字創建一個虛有的國度,Hezt試圖在寫作中抒發那些自我壓抑的情感並且在其中尋求慰藉。 年輕時喜愛閱讀爾雅以及九歌出版的書以及散文家王鼎鈞,在台灣出版的新書往往要等到五至六年之後才姍姍來到馬來西亞的民間圖書館中。

在馬來西亞,憲法規定伊斯蘭教是馬來人的宗教。在伊斯蘭教義當中同性戀行為是不容許存在的,身為伊斯蘭教徒同性戀的行為是背棄了自己的主、背叛了父母長輩的期待,而這也是使得馬來西亞同志最大的擔憂。因此這也是Hezt選擇在台灣出版《亞當的禁果》最大的原因,同時也肇因於馬來西亞的出版審查制度,然而矛盾的是國外或台灣的同志小說如白先勇、紀大偉、朱天文的小說得以在馬來西亞引進,本地的同志作家若要出版作品卻困難重重,至今在馬來西亞同志出版刊物市場較出名的只有馬來西亞籍、長駐美國的華裔牧師歐陽文風。在訪談中提到1998的安華事件,安華是當時馬來西亞的副首相,因為被指控涉及瀆職、雞姦其司機與私人助理被革職,進而被判入獄,此事造成馬來西亞社會對同性戀的仇視燃至沸點,可惜往後並未成為馬來西亞同志運動的濫觴, 直到2011年,已經連續舉辦三年、只是辦同志講座及舞台劇等的「性向自主」活動被警方出禁令腰斬,皆因在馬來西亞政府「默許」下,馬來文媒體炒作此活動傷風敗德、鼓吹性濫交等,由此可見馬來西亞的同志文化萌芽仍然辛苦。

對於台灣的印象,Hezt曾在一篇部落格文章《同志的假面告白》當中寫到,如果要列舉出同性戀的刻板印象,那麼台灣大約有一半的男人都是同性戀吧! 這個有趣的玩笑來自於數年前初次來到台灣的印象,他觀察台灣男人的言行舉止發現台灣人非常溫柔、談話的造詣比較文雅。他坦言,台灣文化影響馬來西亞非常深遠,十分佩服台灣文化安靜的輸出並深遠影響著馬來西亞,如音樂、偶像劇、文學層面等等……。即使是馬來西亞的歌手如梁靜茹、或蔡健雅仍然是經過台灣包裝後發行的音樂。

《亞當的禁果》這本書,Hezt選擇了以「性自白」為主要的書寫,對於愛情而言他仍期待心靈的溝通,他笑說:「有太多空有外表的孔雀了!可用腦來溝通才是重點。」最後被問到是否有考慮到其他對同志較為友善的國家定居,Hezt說:「其實我是有計畫,不過最重要的仍是工作機會。我非常想到歐美的國家呼吸那邊的空氣,但我知道我仍然會深深想念馬來西亞的椰漿飯。」在Hezt的心中,也許無法選擇在哪裡成長也無法決定自己是不是同志,但比起冰冷的灰心他仍然愛著馬來西亞的椰漿飯,還有馬來西亞的男人。

文|成蹊。文皓

亞當的禁果:http://appleonlyforadam.blogspot.tw/
基本書坊《亞當的禁果》介紹:http://gbookstaiwan.blogspot.tw/2012/02/9.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