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5日 星期二

〈鄰家底迪屁屁護衛戰〉--節錄自《開洞吧,男孩!》

*未滿18歲,請勿閱讀*

「嗨,阿杰!真是烤肉的好天氣。」

「布雷特,歡迎光臨,你看起來很棒啦,哥兒們。」天氣很熱,布雷特的打扮真是出眾,只穿了一條很緊的健行短褲,一雙厚厚的白襪子和一雙登山靴。一般四十多歲的人都不會穿這種衣服的,可是布雷特不是一般人。

「謝謝,阿杰。」布雷特說著聳了下他寬闊的肩膀。「要給你一個花錢的動機嘛。」我們兩個都笑了起來,他和我之間在身材──和性──方面競爭,已經久到我都不願意去數到底有多少年了。

「這些是新的。」我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下他凹凸有致的腹肌。

「對,你得找個時間好好看看,你知道,我是說有『動作』的時候。」他很下流地前後挺突著小腹。

「試過了。」我搖著頭說。

他是我的第一個,當年我剛滿十八歲,布雷特廿三歲。我去了一間同志酒吧──心裡想找個人上床──結果站在他旁邊。我感覺到有人伸手隔著我的牛仔褲在摸我屁股,轉身就看到是他這個漂亮小伙子在咧開嘴來對我笑著,原本的怒罵就這樣沒有出口,反而在幾分鐘之後,我們兩個就在酒吧間裡相互愛撫起來。

然後布雷特把我按下去跪在地上,解開他褲襠的釦子,用他那根硬挺的大屌拍打著我的臉頰,簡直把我給嚇壞了,可是我後來發現,那家酒吧向來就以有人當眾做愛而著名。布雷特把他雞巴塞在我嘴裡,使我很快地忘了一切,只想著在他操我的嘴巴時該怎麼呼吸。

在他的睪丸撞我的下巴好幾分鐘之後,他把我一把拉了起來,拖到撞球檯旁,拉下我的牛仔褲,讓我趴在桌邊,把我的臉壓在綠色的絨布檯面上。結果我就在那張撞球檯上被他操了後庭,周圍還有一群人在看,邊喝啤酒,邊打手槍。

布雷特把唾沫塗在他的龜頭上,另外也把口水塗在我屁眼上,瞄準了往裡一戳,我只覺得好像整座帝國大廈塞進了我屁股裡。我躺在檯子上哼叫著,而他直往我的洞裡進出。等他的那話兒和我的前列腺做了幾次密切接觸之後,疼痛消失了,我也興奮起來。我開始擺動迎合他的動作,把我的屁股抬離撞球檯迎向他每一次的衝刺。

布雷特用盡他全身的重量和相當大的力氣來操我,他的每個動作都是精心設計過的,能給他帶來最大的快感。幸好我覺得很爽,因為我完全沒有脫身的機會,他把我的兩手壓在我頭上,使我連自慰都不能,更不用說賞他一拳之後一走了之了。

等到他要射出來的時候,已經有不少的人圍聚過來了。他的動作慢了下來,往回抽退時幾乎完全退出來──這樣大家才能讚嘆他那話兒的尺寸──然後用力地插回去,撞得球檯都格格作響。開始射精時,他從我的屁眼裡完全抽退出來,把精液射滿我一身和撞球檯上。緊接著他把我拉了起來,貼靠在他身上,用手把我打了出來,每一波精液射出,都引起圍在我們四周的人一陣歡呼。

那是我的第一次經驗,布雷特和我在一起好幾年,但我們之間始終都有摩擦。布雷特的競爭心非常強,只要是我感興趣的男人,他一定盡他的全力來搶。這實在讓我很不爽,可是我每次提起,他都置之不理。最後我實在受夠了這種情況,所以在過去幾年裡,我盡量將我們的競爭限制在健身院裡。

「來啦,阿杰,檢查一下。」布雷特又來逼我。

我揉了下布雷特結實的腹部來應付他。

「再往下一點,」他說:「就能跟你的老朋友打招呼了。」

「我還有事要做,有朋友要招呼。」我回答道,拍了下他的肚子,轉身離開。我這次請客是為了慶祝我過去三年來一直在家裡後院所挖的游泳池終於完工。這件事在朋友之間已經成了個笑話,我不能放棄這個可以展現成果的好機會。

一切都進行得很好,偏偏意想不到的情況突然冒了──出來還真的是在隔著房子和車道間的籬笆上面冒了出來。

「阿杰!」

「泰德?呃......嗨,我以為你已經收拾好行李去大學了。」

「那是下個禮拜的事呢,阿杰。」泰德是隔壁人家的孩子。十六年前我剛搬到這裡來不久,他就蹣跚地由車道那邊橫越過來,伸著兩手要我抱,當時我們馬上就很要好。在他父母離婚之後,我就成了他父親形象的代表,我帶他去露營,教他做功課,看著他長大。

現在看到這樣一個肌肉漂亮的小伙子站在籬笆的另一邊,仍然讓我感到震撼。好像昨天他還是個青澀少年,瘦瘦的長手長腳好像水遠不知如何控制。後來他對體操發生了興趣,而且極為熱心於體操訓練。高三那年就被選為參加奧運的準國手。他也得到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不過那是因為他的學科成績優異,而不是因為運動好的緣故。今年滿十八歲的泰德長相俊美、機敏,身體像個年輕的希臘神祇。我愛他,也很引他為榮。

「在請客?」泰德問我,一面把寬闊前額上濃密的金髮往後一撩,對我微笑,眼光閃亮。

「只是幾個朋友來慶祝我游泳池落成。」我平淡地應了一聲。我從來沒隱瞞過我的性取向,可是我想不該讓泰德和我這面的生活扯上什麼關係。他太年輕,也太天真無邪──而且令人難以抗拒──讓我擔心他會碰到什麼不好的事。

「哎,你好。」布雷特突然出現在我身邊,像餓狼一樣盯著泰德,「這個金髮帥哥是誰呀?」他用手肘頂了我肋骨一下,問話聲音雖輕,卻讓對方聽得很清楚。

「布雷特!」我咬緊牙關叫了一聲,心裡只希望泰德趕快走。

「嗨,布雷特,我叫泰德,住在隔壁。」他把手由籬笆上伸了過來,布雷特一把握住,久久不肯鬆開。

「真是幸會,我們是來慶祝阿杰終於把他後院那個洞給挖完成了。」

「那個游泳池呀?今年春天我放學之後就來挖,忙了整整兩個月。我認為我們做得滿不錯的。」

「沒問題,」布雷特表示同意。「你今天也會來參加吧?既然你出了那麼多力,也應該請你才對。」

「啊......還沒人請我。」泰德回答道,一面充滿期待地望著我。

「真的嗎?」布雷特看了看我,我固執地保持著沈默。

「媽的,要是阿杰不請你,我請。」

「阿杰?」泰德顯然希望聽到對他的邀請能由我的嘴裡說出來。

「沒問題,泰德,來玩吧,我準備了很多牛排。」

「我去換件衣服,馬上就來。」

我感覺到這下我得忙著來來去去地替泰德擋我那些做事積極的朋友們了。

「好俊的一個小伙子。」這位我選為年度快手的朋友仍然守在我身邊,他的兩眼閃亮,興奮得鼻翼鼓動。「我真想把他給一口吃了,老兄!」

「他還是個孩子,布雷特,別鬧了。」

「十八歲了吧?對不對?」

我滿心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那有什麼問題?」

「他是我的鄰居,布雷特。」

「鄰居也要找人上床的嘛,阿杰。」

「反正不要去招惹人家,好不好?」

「我明白了。你已經看準了要把他收歸己有,你這個老狐狸,有沒有上壘呀?」

我一句罵人話都到了嘴邊,但是想想還是算了,默默地走開。

大約十五分鐘之後,後院裡的談話聲突然全都停了下來,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泰德來了,全身只穿了一條黑色的迷你泳褲,頭上反戴著一頂黑色的棒球帽,全身肌肉勻稱而完美得教人心跳都會為之停頓,光滑無毛的皮膚是琥珀般蜂蜜的顏色,和兩三個月前我們一起把游泳池完成時比較起來,他的上半身更壯碩了──兩臂的肌肉鼓突,胸肌更是豐滿結實,使兩粒大乳頭更形突出。緊緊的腹部幾塊腹肌清晰可見,修長的雙腿該鼓的地方都有優美的肌肉線條,翹起的小屁股讓那條小小的泳褲繃得緊緊的,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渾圓熟透的西瓜來。

「歡迎!歡迎!」布雷特趕到泰德身邊,伸手摟住他的肩膀,開始把他介紹給大家,我覺得胃裡一陣疼痛,不是因為消化不良,而是因為妒火中燒。我不高興地戳著烤肉的炭火,還把蓋子用力往下一扔,聲音響得都有幾個人回過頭來。

泰德把他們所有的人都征服了。他迷人之處有一部分就在他完全沒有身段。就算他知道自己有多俊美,他也不以為有什麼了不起。這種毫不做作的謙遜態度只更增加了他的吸引力。

布雷特如影隨形地跟著他。其間還花了大概半個鐘頭的時間來給泰德寬闊的肩膀上抹防曬油,無恥地大肆撫摸。泰德並沒有避開,不過讓我深感安慰的是,他自己的手非常規矩。

布雷特一直守到最後,顯然在想辦法要把泰德騙走。等到他弄清楚泰德要幫我清理時,布雷特也說要幫忙,可是泰德攔住了他,說一切都沒問題。布雷特最後終於放棄,有點不高興地開車離去。

泰德和我把東西收拾好,拿回廚房,將碗盤放進洗碗機,然後在廚房的桌子邊坐下來,喝瓶汽水。泰德喝了兩口,把瓶子放下,抬眼望著我,表情十分嚴肅。

「我能不能跟你談談?阿杰,很重要的事。」

「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談呀,泰德。」我回答道:「你知道的嘛。」

「我是個同志。」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緊接著說:「我想過這件事,也看過這方面的書,我知道我真的是,我還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阿杰,我知道你會了解的。」

「如果你自己真的確定的話,我當然能了解。你有沒有愛上什麼人呢?」

「有呀,一個很特別的人,一個我已經認得好久好久的人。」他伸手抓住了我的手,我只覺得心跳加快了起來。

「是一個我既尊敬又愛慕的人──而且我非常愛他。我到現在還沒有和任何人有過性愛關係,我......我希望我的第一次能真的很特別,阿杰。」

「啊!」我靠坐在椅子上,想把這件事理清楚,這實在是完全意料不到的事──而且好嚇人。鄰居的小男孩向我傾訴心聲。只不過他不是個小男孩──他是個男人,既年輕又讓人動心。

「泰德,相信我,我實在是受寵若驚。可是我不行。」

「為什麼不行?你是我所見過最英俊,最性感的男人,我信任你,阿杰,我知道你絕對不會做任何會傷害我的事。你不覺得我性感嗎?」

「得了吧,泰德,這個問題的答案你清楚得很。」他開心地笑了,「──只是這樣不對。」

「如果是跟一個陌生人的話會比較好嗎?我可以打電話找你的朋友布雷特,他給了我他的電話號碼。」

「不行!」我一拳打在桌子上說。

「我不是真的有那個意思,」他一臉嚇得要死的表情。「我要你。」

我們默默地對望了好久,然後泰德又開口說:「好吧,我想只有我採取行動了,反正我沒什麼可損失的,阿杰。」他站了起來,把兩根大拇指塞進他那條迷你泳褲的褲腰裡,扭動著身子把泳褲脫了下來。我大聲地吞了口唾沫,眼光再也無法由他身上移開。他繞到桌子這邊來,跨坐在我的懷裡,兩手抱著我的肩膀,他的陰莖和睪丸滾燙地貼靠在我袒露的腹部。

「跟我做愛吧,阿杰。」他撫摸著我的頸子,使我的背脊一陣冷。我搖了搖頭。「你是不是要趕我回家?」他問道。我還來不及想答案,他已經吻了我,而我的自制力頓時瓦解。我用兩手抱住他的腰,手指壓在他渾圓的臀部,開始回吻他。他的嘴唇張開來,我們的舌尖相觸,我感到他貼靠我腹部的陰莖越來越硬,泰德的兩手向下撫摸我的胸部。

「感覺好性感啊,」他喃喃地說著,愛撫我從胸腹一直長到鎖骨的那層胸毛。「我一直想有胸毛,我看現在這願望不可能實現了。」

「我覺得沒有關係。」我對他說著,將手由他身側向上撫摸,等我的拇指觸及他的乳頭時,他的手指在我胸前蜷曲起來,眼瞼抖動。我低下頭去,舔著那一粒突起,然後將我的嘴唇貼緊了他鼓突的胸肌,開始吮吸,他的乳頭立刻堅挺起來,頂著我的舌尖。泰德弓起背來,結實的兩股肌肉靠在我裸露的大腿上收放不定。

我把他由我懷裡抱起來,讓他坐在桌邊,由他的身上一路向下舔到他的胯間,我用唇舌揉擦他光滑無毛的陰囊,然後開始親吻他的陰莖,一吋一吋地移向他那形如鋼盔的龜頭。

當我將他堅挺的陽物含進嘴裡時,我感到他的腳在摩擦我大腿的內側,勾住我一邊褲管裡已勃起的陰莖。強烈的快感如電流般竄升進我的陰莖和背脊。

「我真的能讓你興奮,對不對?」他問道,語氣裡帶著一絲勝利。

「你要是研究心理一定大有前途。」我含著他的雞巴,逗弄地對他說。

「讓我看你的屌。」他要求道,一面用他的足趾在那裡摩擦著,我站起來,脫了短褲。我的雞巴昂挺在我倆之間,硬如鐵石,不住悸動。泰德用手握住,輕輕地拉扯,把我的包皮拉得超過了前端,他用手指玩弄著那皺起的皮,拉開來,最後將拇指伸進潮潤的肉套裡。

「想試著套一下嗎?」我問道。我的聲音因情慾而沙啞,他睜大了眼睛,急切地點了點頭。「站起來。」他由桌沿滑下,站在我面前,前額抵住我的額頭,兩個人都低頭看著我們下面,我把我們兩人的龜頭頂在一起,然後把我的包皮拉上來,蓋住了他的龜頭。

「啊,天啦。」他滿足地嘆息道。把頭歪向一邊,又吻了我,他的小腹試探性地挺突,操著我的包皮。我用手包住他的睪丸,再往後揉擦他兩腿之間鼓突的地方,等我的指尖碰到他的臀孔時,他的舌尖更探入了我的嘴裡。

「我要吸你。」泰德低聲地說,他的嘴唇輕觸著我的耳朵。他的雞巴由我的包皮裡滑退出來,彈在他腹部上。他吻我的頸子,開始慢慢地沿我的身子往下舔去。他跪在我腳下,抬頭看著我。「好大啊,」他煞有介事地說:「我一直就覺得會是這麼大的。」他咧嘴一笑,然後開始細品我的雞巴。

我的兩手搭放在他肩頭,看著他。起先他只用舌尖輕觸,試探地輕舔我的包皮,然後舔吸,壓力越來越大,使我挺得更硬,也讓我的每根神輕都繃緊了。接著我倒抽了一口冷氣,因為他將我含住,舌頭抵在我敏感的下方,嘴唇緊裹住我的陰莖。他抬頭看著我,微微一笑,像一個把大屌含在嘴裡的天使。

「我能不能再提一個要求?」他抬眼望著我,張開他濕潤發亮的雙唇問道。我點了點頭撫摸著他濃密的頭髮。

「你操我好嗎?阿杰。我要你做我的第一個。」

「你真的要嗎?」

「真的。」

我把他拉得站了起來,帶他走進臥室。他跳到床中間,向我伸出兩手,我打開一個抽屜,取出了潤滑劑,然後我爬上床,跪在他身邊。

「過來吧,小子。」我說著,將他翻過身去俯躺著,再把他拉進我懷裡,他的兩腿分開,伸在我身體兩側,他的陰莖和睪丸塞在我兩腿之間,而我粗大挺直的巨屌則直指他的屁眼。我拍了下他的屁股,他緊縮了一下,寬闊的背上肌肉蠕動。我開始撫摸他大腿的後側,手指尖輕壓他渾圓結實的兩股,兩根拇指沿著他的股溝滑過去,揉擦著他屁眼四周開口的地方,我滴了幾滴潤滑劑在我的目標區,開始用我的手指去按摩那濕滑的小小開口。

等手指終於插入時,泰德並沒有動,也沒說話。我愛撫著他體內光滑的肉壁,漸漸地將我手指插到了底。我用手指向四邊攪動,讓他那裡的肌肉放鬆,插入第二根,再插入第三根手指頭。

「我想你可以了。」我說,那三根手指仍然插在他的體內。「任何時候,要是你改變了心意,泰德,只要告訴我,我馬上停下來。」

「我不會改變心意的,阿杰。」他回答著,反過手來拉著我腹部的毛。「我知道我不會的。」

我由他的身下滑退出來,再伸手去拿潤滑劑。我讓他側向右邊,但他卻向反方向轉過身去。

「我想要看著。」泰德咧嘴一笑,指著房間對面門上裝了鏡面的衣櫃,我笑了一聲,伸手勾在他右膝後面,把他的腿往上拉向他的胸前。

他的屁眼是淺粉紅色的,光滑無毛,微微顫抖。我彎下身去,親了那裡,然後把那管潤滑劑伸到他那仍是處女地的臀孔處,在接觸到時,那裡張了開來,我把管口伸進去,往裡擠了一下,泰德用手壓住了他的小腹。

「天啦,我感覺到了。」他嘆息道:「又爽又涼。」我再擠了一次,然後把潤滑劑放在床邊地上,把包皮拉退到後面,再將潤滑劑塗抹在我的陰莖上。 「如果會疼的話,就告訴我。」我關照他說。泰德點了點頭,他的兩眼專注地緊盯著我們兩人映照在鏡子裡的身影,看著我們倆人身體會做最親密接觸的那一點。我將兩膝分放在他左大腿的兩側,一手撐在他肩膀旁邊的床上,另一隻手握住了我的雞巴。我先將龜頭抵住他的後庭,然後輕輕地壓過去,他那一圈肌肉微微張開,然後將我裹住,我再加上更大的壓力向裡推擠,我的龜頭進人了他的體內……(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