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8日 星期四

不只改編童話,更是顛覆童話--《男孩們的童話故事集》譯序/景翔





譯者序/景翔

彼得‧卡修樂里重寫這些童話故事,有一小部分是舊瓶新酒,但舊瓶卻有新的包裝;有一小部分是新瓶舊酒,但舊酒卻有新的風味。最多的是貼著原有標籤的新瓶新酒,標籤還有些俏皮修飾。也許會有讀者想找出「原版」童話來做一比較或對照。我們特別在中譯本每篇文末列明原來的題名和出處,所有出處都有縮寫,請再覆按書末所附的「童話出處縮寫一覽表」。

要說卡修樂里把那些有名的童話給「顛覆」了,應不為過,然而他的顛覆卻不只是把當王子遇見公主改成當王子遇見王子或做其他代換那樣簡單,而是在立場和觀點上,都改成或加進同志意識,更重要的是,雖然每個故事的篇幅長短不一,卻都有一個共同之處:每個篇章裡都有一個或一個以上的「同志議題」(Gay Issue)。

這些同志議題範圍相當廣泛,包括了出櫃、建立自信、中年危機、對恆久愛情的追求、對愛滋的認識、對死亡的恐懼、人與人之間的信賴與互助、喜悅與悲傷等不同的情緒、親密關係中的角色與身分認知、貪婪、自戀……等等,看似嚴肅,卻盡是我們生活中事,而卡修樂里幽默又趣味的筆法,使這些呈現在充滿智慧與機巧的童話故事中的議題,有些很清楚明白,有些則比較隱晦,更多的是能隨各人不同的生活體驗而有不同的解釋和看法。

以第一篇〈金鑰匙〉來看,我們很明顯地看到小男主角因為和家裡其他的人「不一樣」,所以特別孤獨,但是他卻有把金鑰匙,可以把那樣狹小得幾乎叫人找不到的鎖打開,讓他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相信絕大多數的同志在生活未能完全調適時,都會有同樣的感受,如何找到你的金鑰匙,如何找到那雖然小卻確實存在的鎖孔,也許要看每個人的努力和機緣,但至少是滿懷希望的。至於打開之後會看到或擁有些什麼呢?這篇短短的童話,看似沒有結果,卻正是這輯同志童話的「引子」,因為接下來就是各式各樣同志生活中的相關童話了。

至於收尾的〈死而復活的人〉則將「把握每一刻」的概念作為全篇的主題,當然更讓很多人心有所感。

卡修樂里對異性戀世界也有所嘲諷,但是在輕鬆中卻有謔而不虐的效果,而明明是一個超現實而時空背景模糊的童話裡,又時時加入極為現代的生活方式和日常用品,在突兀中造成強烈的「笑」果,都是使這本書有很高的可讀性,從而讓讀者更能了解和接受其「微言大義」的高招。至於在童話中,動物都會開口說話,或和文中的人物角色有互動關係,在用「人稱代名詞」指稱時,因為擬人化的關係,全按動物的性別而分別使用「他」或「她」,但是在同一句話或同一段落中,人與動物並存,在指涉上可能混淆時,則人用「他」,動物用「牠」,中譯完全依原文而定,因此同一隻動物所用的代名詞便用時而為「他」,時而為「牠」的情形,相信讀者看來應該清楚明白。

不管讀者是同志或非同志,這本《男孩們的童話故事集》應該都可以帶來很多的歡樂,因為即使不去管裡面的「門道」,至少有非常多的「熱鬧」可看,同時,還會讓我們尋回可能在名韁利鎖的社會與生活壓力下失落已久的赤子之心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