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試閱] 《男孩們的童話故事集》美男與野獸


美男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



從前有一個很有錢,也因此受人尊重的商人,他有三個兒子。最大的一個什麼都不要,只要權力,想要統治全世界。第二個則愛暴力,摧毀什麼東西或什麼人的時候最快樂,尤其喜歡用手來破壞,他們的名字分別叫做布萊德利和布萊恩。商人對這兩個兒子得意非凡。他最小的兒子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他好像不怎麼主動,總是聽命行事。而且還有件叫人尷尬的事,就是他非常喜歡花,這可不是那個商人生意用的商品。他的名字叫巴迪,即使身為他的父親也不得不承認他比一般男孩子漂亮得太多,所以每個人都叫他「美男」,這可不是什麼恭維的話。

有一天,商人把他三個兒子一起叫來。「孩子們!」他宣布道:「因為生意的關係,我必須要出門兩天,我不在的時候,你們要照顧好生意,你們希望我給你們帶點什麼東西回來?」
「一把裝在絨盒子裡的手槍。」布萊德利說。

「小羊皮拳擊手套,裡面多放五磅重的鉛。」布萊恩說。

「很好,孩子們。」商人點了點頭,「美男,你呢?」

美男聳了下肩膀。「我不知道,也許帶朵花吧──要是你看到有好看的花。」美男每次要的都是這個,不過到現在為止,他父親從來沒給他帶回來過。

「嗯……」商人說,他總是這樣回應。他把他的公文箱丟進汽車後座,開車走了。他才走遠,布萊德利和布萊恩就進了他的書房。布萊恩撬開他父親放私人文件的抽屜,布萊德利迫不及待地翻閱了起來。

「這是男人的工作!」他們對美男說:「你去幫我們煮點咖啡。」美男最希望的就是他的兩個哥哥能接受他,所以便按照吩咐做了。

幾天之後,那個商人以能大賺一筆的好價錢談妥生意,開車回家。他買了把手槍給布萊德利,也幫布萊恩買了拳擊手套,但是在他談生意的會議室裡沒有花,只有一些灰塵滿布的黃蘗,所以他什麼也沒帶給美男。商人看到一條他以前好像沒見過的路,感覺似乎比他現在走的那條路要近得多,「時間不就是錢嗎?」他自言自語,邊把車開上那條路,可是那條路七彎八拐,不久之後,商人發現自己置身在峽谷和松樹之間,他持續開下去,一路上沒看到另外一部車、一棟房子,或是一個人。夜色降臨,他不得不放慢車速,因為路上沒有燈,突然之間,他的車燈暗了,車子也停了。他試著撥打手機,但是收不到訊號,他嘴裡咒罵著來為自己提神,並鎖上車門,開始往前走。

呃,他走了又走,走了又走,就在他到了再也沒法多走一步來求援,受不了想要走回去的時候,看見了前方亮起燈。他勉強自己再朝那頭走過去,不久就走到一座公寓大樓前,大樓四周沒有停著任何車子;雖然大廳裡燈火通明,整棟大樓卻沒有亮燈。他走到大門口,大門沒有鎖,他走進了大廳。「有人嗎?」他叫道,可是那裡沒有警衛,沒有門房,也找不到管理員,大廳裡只有一部電梯。商人朝電梯裡看了看,裡面只有兩個按鈕,一個標著「大廳」,另外一個標著「頂樓」,於是他按了往頂樓去的按鈕,電梯門關上,載著他朝上升去。

等到門再打開之後,商人跨出電梯,到了一處他生平所見最大,也最豪華的頂樓。裡面陳設得很漂亮,但並不過度矯飾,等他以很有經驗的眼光為這些骨董和牆上名畫估價之後,他真為這裡居然沒有任何防盜設施而驚訝不已。「喂?」他叫道:「有人在家嗎?」可是好像一個人也沒有。然後他朝空中嗅了下,隨著鼻子聞到的香味走到一張已經放好晚餐的餐桌前,他把蓋在大盤子上的蓋子掀開,吃驚地發現有人和他的喜好完全一樣。「哎──」他自言自語說:「吃點東西不會對我有什麼壞處。」於是他坐在餐桌一頭,給自己這樣那樣各添了一些。他吃了又吃,吃了又吃,最後連再多一口也吃不下了,不過他還是又添了一點點,因為浪費那麼好的食物實在罪過。

等他終於吃完之後,他站起身,到處找不到電話,不過這一點他並不覺得意外,因為頂樓沒有電燈,只有多得成林的蠟燭。他走回電梯前,但電梯門關著,任他怎麼樣也找不到按鈕。「遲早會有人回來的。」他自寬自解地想:「我最好還是讓自己舒服一下吧。」那裡有一座壁爐,生著熊熊爐火,壁爐前是一張墊子,和很飽滿舒服的皮躺椅。「正合所需。」商人說著,試了下軟度,不一會兒就睡熟了。

他醒來的時候,天已大亮,爐火燒盡,而他身上蓋了一床長毛的毯子,「喂?」他叫道:「是不是有誰回來了?」不過好像沒有人,而且昨晚那張放了晚餐的餐桌上已經放滿早餐,是的,一點也不錯,仔細看過之後,商人發現那些都是他喜歡的。「經過像昨天那樣的一天之後──」他自言自語地坐了下來,「吃頓早餐對我只有好處。」他一直吃到覺得自己肚子都要脹破了,然後,因為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都沒有足夠的糧食,所以他又多吃了一點點,就在他最後一杯咖啡快喝完的時候,電梯門開了。

電梯裡沒有人,可是商人也不能在頂樓過他後半輩子,所以他穿好上裝,向電梯走去,就在他要跨進去時,他注意到一樣前一天晚上沒有看到的東西。電梯旁邊,有一張小漆桌,桌上有個大碗,碗裡種著一株蘭花。花由黑色和藍色組成。商人並不是因為喜歡花的甜香濃味,而是記起了他的兒子美男的要求。「應該沒有關係吧。」他問自己,因為想不出答案,就把那朵花摘下來放進口袋裡。

哎,那裡顯然還是裝了防盜系統。因為警報器突然響起,發出動物怒吼的聲音。然後一扇門猛地打了開來,一個又高又大的人大步走了進來。商人西裝上衣的前襟被一把抓起,還給推得靠在牆上。「你可真好呀!」那個高大的傢伙咆哮道:「我給你住,給你吃,還給你溫暖的爐火,你卻以偷我的東西來報答我。我要讓你上上我教的這堂課──『做客之道』!」
哎,這個高大的傢伙全身只穿了一件用皮帶和鐵環做的衣服。因為商人只在馬和狗身上看過這種東西,所以他的結論是,自己落在一頭野獸手裡了。

不過他還是很鎮定。「你的確有權利發脾氣,」他用撫慰的語氣說:「我的行為真是不該,讓我補償你吧。」

「你想怎麼辦?」那頭野獸咆哮道。

商人伸手到他西裝上衣裡的口袋中,掏出支票簿和筆來。「你開個價吧。」他很大方地說。
「錢?」野獸大聲吼道:「四下看看吧,寶貝,你覺得我很需要錢嗎?」他把商人高舉到空中,用力一搖,把他骨頭都搖散了。

這下商人真害怕了起來,「不要殺我!」他的身子懸在半空中哀求道:「求求你,我還有家人要養。我可憐的幾個兒子,布萊德利、布萊恩、美男──」

「美男?」野獸反問道,他慢慢地把商人放下來,「你有個兒子叫美男?」他想了一下,把商人上裝的肩膀撫平。「好吧,我告訴你我們怎麼辦。你留著這朵蘭花,等你回到家裡之後,把你那個叫美男的兒子給我送來。」野獸理直商人的領帶,將領帶結往上拉得緊到商人都無法呼吸。「我想這件事情我應該可以信任你吧。」他低聲說,開玩笑似地輕輕推了商人一把,就把他推得直飛進電梯裡,電梯的門關上,載著他下去了。

商人到了大廳之後,馬上飛奔而出。他發現他的車子就停在門口,也沒多想車是怎麼到這裡來的,便跳進車子,發動引擎,在一陣輪胎摩擦地面的吱吱聲中絕塵而去。他以創紀錄的時間回到家裡,進門就把禮物分給布萊德利和布萊恩,打發他們走之後,轉身對美男說:「我給你帶回了樣東西。」他說著從口袋裡拿出那朵蘭花。

「啊,一朵蘭花!」美男叫道,然後皺起了眉頭,「好奇怪的花呀──看起來好像一塊瘀青。」可是等他把花湊到鼻子前聞了一下的,那股甜香卻讓他為之傾倒。「哦,謝謝你,父親,我就像到了天堂。」

「不錯,呃,為了給你弄這朵花,我還惹上點小麻煩。」商人說道,然後,他兩眼望著別處,把他在野獸大樓裡所碰到的事情告訴美男。「所以,你知道,美男。」他最後說:「要不是你堅持要一朵花,不像你兩個哥哥那樣要點有道理的東西,就不會出這種事。現在,我想你應該對你的行為負起一點責任來,你得代替我到野獸住的頂樓去。」他看看美男,看他有什麼反應。

哎,美男早知道他父親對他很失望,而他一直希望以商人叫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來補償,這次也毫不例外。「好。」他傷心地表示同意,「我去收拾行李。」

商人於是開車把美男送到那棟無人的大廈,向他道別。美男還沒走到大門口,那個商人大概覺得道別是件痛苦的事,早已消失在塵沙中。美男穿過大廳走進電梯,按下標著「頂樓」的按鈕,電梯門關上,載他上去。

雖然大廳裡已經很暗了,但頂樓上仍然是白天,似乎四周一個人也沒有。一切就如商人所形容的一樣,但是因為美男並不餓,所以餐桌上沒有食物。由於沒事可做,他就把皮箱放下,四處看看,雖然那些骨董和藝品並不怎麼引起他的興趣,卻四處都是蘭花。他不知道到底過去了多久,突然所有蠟燭都同時點燃,一扇門打開,有個人走進來。美男從商人所形容的樣子認出來那人就是野獸,但是為了確定,他問道:「你就是野獸嗎?」

「是的。」野獸用低沉卻響亮的聲音說︰ 「而你是美男。那個想偷我蘭花的痞子把你送來,好救他自己的命。其實他那條命有什麼值得救的。」商人在家鄉很受尊重,美男從來沒聽到別人用這種話來說父親,因此覺得很滑稽。「白天──」野獸繼續說道:「這個地方只有你一個人,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唯一的責任是替我照顧我的蘭花。我有很多蘭花,可是長得不太好。到了晚上,等你吃過飯之後,你唯一的責任就是讓我快樂,懂嗎?」

「懂。」美男說。

「很好,跟我來。」野獸把他帶進一間好大的臥室裡,美男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地方──好像一間豪華地牢。「把衣服脫掉!」野獸說:「讓我看看你。」一向聽命行事的美男脫光了衣服。「你有點瘦。」野獸仔細看看他說:「不過也可以了。我會訓練你懂得如何取悅我,我很兇狠,不過也很公平,只要你盡力,我們就能相處得很好。如果你敷衍了事,那就要受到責罰。現在過來,要給你上第一課了。」於是美男走了過去。雖然野獸要求很高,也很徹底,卻不殘忍,美男覺得比他預期的要好多了。等完事之後,野獸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美男──」他說:「你愛我嗎?」

「我沒想到會那麼過癮。」美男熱切地說:「可是,我不愛你。我怎麼能愛你呢?你是隻野獸呀。」野獸似乎接受了他的回答,走了出去。美男沖過澡,就上床睡覺。

第二天早上,美男開始探查這層頂樓,那地方比他想像中要大多了;事實上,如果再多一間房間的話,就可以說是大無止境了。在某扇門後,他發現了一間畫室,另外一扇門後是一個機械師的工作間,還有一扇一扇的門打開來是做糕餅糖果的廚房、算命師的客堂,以及煉金者堆滿了礦石樣本的辦公室。簡而言之,他在野獸的頂樓住宅中找到每一種你想得到的行業和興趣,而他走進去的每一間房間裡都有蘭花,那些花有彩虹裡所有的顏色──紅的像鞭痕,藍的像剛有的瘀青,黃的像開始消褪的腫塊──但都發出同樣濃郁的甜香。有些花長得很好,大多數卻有排水不良或缺少灌溉的情形,不是蜷著根,就是布滿塵土,看來美男似乎接了一件沒完沒了的困難差事。

等到夜色降臨,所有蠟燭同時點燃,他走近餐桌,發現他最喜歡的晚餐,花生醬和棗子麵包三明治,還有礦泉水。他吃過晚餐,剛吃飽,門就開了,不知道在哪裡度過白天的野獸走了進來。美男跟著他到臥室去準備上第二課,結束時和第一天一樣,野獸問他:「美男,你愛不愛我?」而美男回答他說:「不愛。」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有天下午,美男帶著他的噴霧式澆花器四下走動,打開了一扇門,發現自己走進一間圖書室。哎,他以前一直不愛看書,總覺得那些是他哥哥布萊德利奪權的工具。可是在一張小桌子上,爬滿小蜘蛛的蘭花盆旁邊,有一本叫《蘭花培育法》的書,這本書他正需要。他在一張有舒服大靠背的椅子上坐下來,把那本書從頭讀到尾,美男不但發現蘭花在溫室之類充分控制的室內環境裡長得最好,而且也發現原來自己很喜歡看書。接下來的幾個禮拜,他瀏覽了各個書架,把他能找到的各類題材的書全都看完。

又有一天,他打開一扇門,是一個設備齊全的健身房,裡面放滿各式各樣的名牌運動和健身器材,還有成堆的鋁製啞鈴。哎,美男以前從來不曾對任何一種運動有過很大興趣,因為看來就好像和他二哥布萊恩的暴力大有關連。但是在一盆被陽光過度直接曝曬的蘭花旁邊,有一本名叫《打造健美身軀》的書,裡面銀色的照片讓他看到鍛鍊能增加他胴體的美。而若是因此同時能得到更好的體力和耐力,唔,大概也不壞。他把書仔細看過,開始每天鍛鍊身體。

這同時,野獸也一直注意著美男,只是美男並不知道。美男的體力增強之後,野獸在他們每天晚上相處時,都鼓勵他使出更大的抵抗力。事後,當他們並肩躺下,野獸就以美男正在看的書當話題來和他聊天,不論是哲學、色彩學還是烘焙法國糕點的技巧,只不過每次談話都會以同樣的方式結束,野獸總問:「美男,你愛我嗎?」而美男回答說:「不愛。」

他鍛鍊身體的項目漸漸包括了游泳、有氧舞蹈、瑜伽和太極拳,當然還有舉重,加上他的閱讀計畫(他列了一張清單,挑出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兩千本書,正逐本用心研讀),越來越占用了他太多的時間,於是美男想到若是把野獸的蘭花全部集中放在一處會好得多。他決定在外面露臺建造一座溫室,有控制濕度和溫度的系統,讓蘭花能在盡可能完美的環境中生長,他在頂樓找到工作間和完成這個計畫各階段所需的材料。從來沒嘗試這麼大規模工作──說老實話,任何規模的工作全沒試過──的美男,非常興奮地開始工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