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0日 星期五

《耳朵:唐辛子短篇小說集》推薦文:「我的同門唐妹」/葉志偉(《我和我的5個Kelvin》、《突然獨身》作者)


經過多年同居生活,某程度上我於巿面上一般同志的求偶手法、地點、工具、術語、習慣⋯⋯都有點脫節。老老實實,有時每年一次半次到夜店「巡視業務」,真心佩服不管店裡人面已轉了七十遍,還永恆地穿上戰衣的同輩「姊妹」——大概他們的肝臟功能仍然非常健康。

做基佬是痛苦的,因為我們免去了傳宗接代之苦(樂),多餘的金錢時間,彷彿就為了要確保胸前兩陀胸肌與臉上蘋果肌絕對不能下墜(或者強吃而來的胖肚縮水,而被攆出熊之行例);再者,在這個「全球同志VS保守教徒」的年代,當這個小圈子,次文化的秘密堂而皇之地刊登在「壹周刊」,而沒有幾個異性戀者不知甚麼是「一」與「零」的時刻,作為一個後現代基佬,我們還能維持我們原來的生活方式,或是我們仍能維持我們原來的生活方式嗎?

或者看看唐唐(這是我與「基本書坊」老闆邵祺邁對唐辛子的暱稱)的面書,就能看出一條出路來。

中年獨身基佬的出路,一是用錢包養年輕肉體,這種做法不得已的情況下會變成無線劇場中凡中年基佬都有戀童癖的典型;而你必需有錢。二是自己痛苦地維持著年輕的肉體,散著中年男性應有的魅力;唐唐每天努力營運之。

從唐唐的面書裡,表面上看起來好笑,當他嘲笑著年輕的底迪,當他投訴健身後一身肌肉痠痛,用字刻薄到肉,配以自身的六塊腹肌⋯⋯然後,你也許會笑,慢慢當你想到自己不很遠的中年,你就笑不出來了。

借用祖師奶奶《我看蘇青》中的現成句子來形容我們的關係最為恰當:「不是像一般人所想那樣密切的朋友,我們其實很少見面。也不是像有些人可以想像到的,互相敵視著。同行相妒,似是是不可避免的。」

唐唐比我小一歲(故我可稱他「唐妹」,注意的是「妹」並不代表他在床上位置的選擇),每次見面,雖然一個在香港,一個在馬拉,但想法與成長所喜歡的一切,竟是如似是相近,我們可以用廣東話、國語、英文混雜著講過不停)。雖然,我和他不止是同行,還是同出版社,一直寫散文的他現今加入小說的戰團⋯⋯但是,我是願意更多人知道他的好處 —— 除了他六塊腹肌,其他的我都不嫉妒!

一向擅寫散文的他,每次見面我都追問:「你幾時開始寫小說?」來到2014年的今天,他的短篇故事終於被期待出登場。

他的故事一如他的散文,除了似唐辛子的味道,留在味蕾中餘韻不散,不看到最後一句揭後語,絕對估不到他的腸肚;讀完,你會佩服他的睿智。於猜想所有作家的第一本小說都與自己的成長有關這前提下,唐妹大概有一個不甚愉快的童年。

如果你願意相信中年基佬看見的世界能給你帶來一點點啓示,你必能透過唐辛子的耳朵,聽見更多的聲音,然後,一步一步沿著走過的路修練去。可是,就算你已有千年道行,唐唐永遠是多你五百年的白娘娘!

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
寫於香港


圖片來源:http://goo.gl/BnYEk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