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歐陽文風:你是前同志 , 我是前前同志 !(回應公聽會上郭大衛發言)


時常聽到有教會人士宣稱他們從同性戀走出來(又走進去?),在經過九年異性婚姻才走出來的歐陽文風牧師,寫了一篇《你是前同志,我是前前同志》給護家盟的郭大衛秘書長。(其實這麼多「前」,小編看得頭都昏了)

但就像歐陽文風牧師在文中寫到的,不論大家最後選擇愛誰,我們都願意相信這是你自己的選擇,沒有優劣之分。(這才是大器啊)

*預告:1025(六)的同志大遊行,除了可以現場購買歐陽文風牧師的《現在,是以後了嗎?》自傳,更會有前直男敘述自己在教會出櫃心路歷程的《直男愛出櫃》新書首賣喔~



《現在是以後了嗎?》/歐陽文風
露天拍賣:http://goo.gl/frdzpk
博客來:http://goo.gl/PrXKP6
PCHOME:http://goo.gl/aNKarp














----
 


你是前同志,我是前前同志 !
: 歐陽文風牧師

  去年,出埃及--這個美國,甚至可能是全球,歷史最久最大力倡拗直治療的反同基督教組織,宣佈關門大吉,承認性取向不但不能改變不能拗直,這種治療對同性戀者傷害其實更大,並為此向美國社會與同志道歉。

  這新聞對住在美國的我,其實不算太大「新聞」,因為這類反同組織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成立,這些年來醜聞不斷,不是大言不慚說自己已經改變性取向的領導人後來承認自己沒改,之前信誓旦旦的見証不過是假見証,就是後來被人捉姦在床; 再加上知識普及,越來越多同志出櫃教育大眾,社會慢慢變聰明了,這種偽科學的宗教組織自然沒有市場,關門是遲早的事。但對於我這亞洲人來說,欣慰之餘, 還有擔心,因為我知道一些頑固份子肯定會到落後的亞洲社會去開拓市場。果不其然,謬誤陰魂不散,飄洋過海到台灣 ,最近就有宣傳改變性向的就有袁幼軒與郭大衛。本文只談郭大衛。

  郭大衛是台灣性別教育發展協會的秘書 ,台灣守護家庭官方網站說他是後同。他日前在立法會公聽會演講說他是「以一個同性戀的過來人身份」演講,也就是很多人所謂的前同。其實我不管他是前同後同一號零號或一零雙修,他說他自己是甚麼,我在沒有証據說他不是之前,都應姑且先相信他就是如他自己所形容的。所以,如果他是前同,那我現在就以一個前前同的身份來回應他演講中兩個似是而非的觀點和一個最扯蛋的反同理由。

  不過,在我回應他兩大觀點/謬誤之前,有一些話必須說,他說他不再是同志, 我選擇相信他。這是基於存疑的厚道 (give him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 ,雖然反同基督徒十之八九不會對同志如此厚道,有者甚至惡意扭曲誤讀我的文章,但因為我是基督徒,我相信愛,我選擇以德報怨。我不但選擇相信他,我還祝福他,我祝福所有說自己改變性向的人,因為對我而言,性向就是性向,沒有優劣之分;更何況異性戀是主流,他的生活會從此非常方便。我反對的不是他說他是異性戀者,他要改變是他的事,他可以改變他快樂我恭喜他,但如果他以否定所有同性戀者來論述自己的改變,或因為自己可以改變結果結論所有人都應該改變,或同性戀是錯誤的,那這時他就不再只是說他自己的事,我們同志就可以檢視與批判他的論點。

  他第一個謬誤 : 他說「男同性戀者在生命週期中的自殺意圖,刻意自殘,憂鬱症,藥物依賴的比例是異性戀者的24倍;至於女同性戀者憂鬱症自殺意圖是異性戀者的2倍,藥物、酒精依賴比例是異性戀者的將近4倍」,「姑且相信這個外國的報告完全沒有偏見,可是單就這一點,這些數據,可能說明甚麼?」 同性戀錯誤?

  同性戀者飽受歧視,被宗教人士打壓,如果因此自殺與患上憂鬱症,有甚麼好奇怪的?結果是被歧視者的錯?這是甚麼邏輯?

  第二,他引用別人的研究說 「男女同性戀者平均情感維持的時間,只有2.5年。另外有研究發現,40歲以上的同性戀者,高達75%,沒有經歷過維持一年以上的感情。」姑且相信這也是真的,可是這又說明甚麼?在一個普遍不承認同性愛關係不承認同性婚姻甚至歧視同志的社會,同志沒有社會支持,愛情當然難以維持。如果他嫌同志濫交濫情,可當我們要忠誠一對一的婚姻關係 ,為何又反對?別人濫交,他罵人不專一!別人要結婚,他又不讓人專一!他到底想怎麼樣?他與許多反同基督徒一樣,思想極其混亂,講到底,他們就是要反同,不論你專一還是多情,罵人濫交其實純粹是藉口!

  對了,多問一句 : 大衛,如果你與你的同道真的認為離婚分手對孩子不好,以此做為反同性婚姻的理由,為甚麼不要求立法將離婚非法化?

  但最無理腦殘的還是這一句 : 他說「我曾經有10個性伴侶,7個只有發生肉體關係,沒有情感關係,3個有情感關係,但是最長的情感關係是一個月。」拜托 ! 這也能証明同性戀有問題?簡直就是扯蛋到不行!如果你蠢,難道你以為人人像你一樣? ! (我似乎明白為甚麼他最長的關係不過一個月,不過這是題外話 ,本文不談) 大衛,你說你是前同志,已經改變了,那我告訴你,我是前前同志,以前就像你現在一樣,以為同性戀罪惡錯誤,以為同性戀者可以改變成異性戀者, 以為只要信耶穌,只要想改就可以改 以為上帝無所不能,以為只要結婚就可証明自己改了; 你結婚半年,我和我前妻結婚九年!我一樣相信自己變了,就像你真的相信自己變了,可是我能因為自己走出前同志,所以就認定你也和我以前一樣假同樣蠢嗎?!

  所以,按你邏輯,我大可不必寫那麼多,直接跟你說 : 前同志或後同志有甚麼了不起?你不過是前同志,我是前前同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