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情慾列車》精彩內文試閱!摘自〈想爽就搭夜車〉,未滿18歲請勿閱讀



「啊!啊!」躺平,兩腿朝天的金髮小子在急駛的長途黑暗車廂中輕聲喘息。

「拜託你先停一分鐘!這太瘋狂了,湯姆!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

他的腿用力圈住我的腰,而我迅速地將腰腹前後衝刺好幾回,讓我整根雞巴在他緊緊的屁眼進出。為了因應他狂亂地要我停止的要求,我朝前猛力一送,身體與他緊緊相貼。我那長長的陰莖就盡根沒入了他股間,潤滑而像袖子般的祕道。他感受後面的洞被堅挺的陽具塞了個飽滿,繞在我頸上的兩臂就更緊了,把我拉下去,讓我們四唇相接,又是一陣兩舌相絞的「舌戰」。

「啊,湯姆,你有一根好邪惡的雞巴!呣呣,那傢伙好粗、好硬。」他在我伸縮不止的舌頭侵襲下喘息。等我的陰莖恢復衝刺,他將兩踝鎖緊在我蠕動不止的屁股上。我把手伸到我們兩人的身體中間,去摸他鼓突的胸部,我的食指和姆指捻捏著他突起的乳頭,使他更加熱情。

「啊,好爽,你那個東西真的好長啊。」他又喘息道,而我的雞巴則穩定地抽送著。

我小腹的動作起先很慢,然後漸漸加快速度,他用兩腿夾緊我,腳後跟壓在我大腿後面,盡量讓我的每一吋陰莖都深深插進他的體內,他不住的哼著,「你的大屌讓我爽得快瘋了!」

「噓──別這麼大聲,寶貝。」我警告他:「坐在前面的人會聽到你那火熱的屁眼正在後面被操呢。」

這輛長途巴士發出震耳欲聾的引擎聲,在黑暗中開向下一站,到萊思維里還要兩個多小時。有足夠的時間讓我再繼續操他。

其實,我就住在萊思維里,我原來開著自己的車到這個城的北部去度假,回程時準備到艾爾斯屯去看一個一向很「熱」(HOT)的炮友,可是他不在家,鄰居說他釣魚去了,因此差不多半夜,我到了長途巴士的休息站喝杯咖啡,打算先休息片刻再啟程回萊思維里的兩百哩路。

這時候有輛巴士開進來,休息十五分鐘,我看到下車的五、六個旅客中有一個很可愛的金髮小伙子。他大約中等身高,好像比我小個五歲左右,大概不是十九,就是二十。一頭鬈曲的金髮和一身勻稱的肌肉,兩條腿很粗壯,胸部鼓突,又圓又翹的屁股;牛仔褲襠那裡鼓突出好大一團,也告訴我他那裡不容小覷。

我那十吋長的陰莖在我緊緊的牛仔褲裡也毫不客氣地硬起來,我走過去,在櫃台前他旁邊坐下來,自我介紹,跟他搭訕。

「嗨!看起來你好像需要有人做伴聊聊。我叫湯姆。」我用最友善態度對他說。

「哎,坐長途巴士還真夠無聊的。我叫倫道爾。」他很快地回答:「大部分朋友都叫我倫弟。」

「啊,我真希望也能做你的朋友,倫弟,你要去很遠的地方嗎?」我仍然友善微笑問他。

「我在我父母家住了三個禮拜,現在正要回自己家去。我真的很急著回去見我的……室友。我已經坐車走了九百哩路,大概還有六百哩要走。」

「喔,這趟路可真長。」我說,沒想到他走得那麼遠。當他提到他室友時滿臉通紅,坐立難安,我猜他想趕回去是為了讓他室友火熱的嘴含著他的雞巴。我把手在他大腿上輕輕捏了下。「就坐這輛巴士一路到底嗎?」

「明天早上到萊思維里轉車,我想大概在那裡要等六個鐘頭吧,從半夜四點到中午。」他說話的時候,我的手卻一路往上摸去,幾乎到了他的胯間,他才伸手抓住我的手腕,不讓我再往上走。

「我也正要搭巴士去萊思維里呢。」我說著,一面用我的食指側面去碰著他包在牛仔褲裡的睪丸,一面想我可以把車子留在這裡,去買張車票,「真巧啊,不過,你知道,我很想跟你坐在一起,跟你再多認識,我是說,如果你不太睏的話。」

「沒問題啦!我先前睡了很久,所以現在一點也不累。」金髮小子說,顯然他對在黑暗中上下其手的事也有點興趣,我想要的可比他多得多了!

等我們喝完咖啡,我的手已經緊緊地貼在他兩腿之間,輕捏著他越來越長的陰莖,我一面用眼光欣賞他堅實的胸肌,還有坐在高腳凳上那渾圓的臀部。不管他自己知不知道,那絕對是可以操得很爽的屁股。我的計畫是在巴士上把他搞的性慾高漲,然後在他到萊思維里等候轉車的那段時間裡,把他帶回我家去好好地吹吹打打再操個爽快。

倫弟去上洗手間時,我匆匆趕去買了張車票,這樣他就不會懷疑我原先並沒有打算坐巴士。我故意拖延上車時間,好看清楚別的乘客坐在哪裡。等其餘五個乘客都在前面坐定之後,我告訴倫弟說車廂後面的汽油味少些,就領著他坐到最後一排去。

巴士開出鎮外,上了漆黑的高速公路,倫弟看來似乎只有輕微緊張,等車裡的燈關了之後,我馬上行動,把手伸進他兩腿之間,確定他的陽具仍然堅挺。果然如我所願!然後我伸手摟著他的肩膀和他聊天。他放鬆,兩腿分了開來,於是我靠了過去,輕輕地吻著他的太陽穴。因為沒有遭到任何反對,我就往下移到他豐滿的嘴唇上。

「你的動作實在夠快,湯姆。」他在我們分開來吸氣的時候吱吱咯咯地笑著說,顯然為我對他的專注而感到興奮與得意。「不過我們要停下來,因為我的室友不喜歡我在路上和別人鬼混。」

「你真的覺得我太快了嗎?」我問完又吻了他,這回比剛才的時間又長了一點。吻他的時候,我的手臂整個伸過他的頸子,而手就往下落在他一邊隆起的胸肌上。倫弟假裝沒有注意到我不老實的手指,就連我開始捏他的乳頭,也不予理會。

「我真不應該這樣亂搞。」他抗議,我們的嘴稍微分開,「要是我室友知道,他真的會跟我發火的。」然後他靠過來,噘起嘴來讓我再吻他。

我把他針織衫領口邊的幾顆釦子解開,把手伸進去,讓我的手指直接碰上他堅挺的乳頭,在他鼓突的胸肌中央,他的乳頭已經挺突出來,倫弟不安地扭動身體,無力地扯著我的手,但我仍然不住地搓捏他的乳頭,讓那裡更硬更挺。接著我的手在他衣服下面移了過去,在另一邊的乳頭上如法炮製。

又一次長吻之後,我放開他,低頭看著他一動也不動坐在我身邊,等我繼續吻他。我抓住他休閒衫的下襬,一股腦掀起,從他頭上拉脫下來,快得讓金髮小子還沒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休閒衫就已經到了我手裡。他腰部以上全裸!倫弟正要抗議,我卻伸出兩手放在他赤裸胸膛上,把他推壓進座位,同時再用我的嘴封住他的嘴,使他不能出聲。

「啊,湯姆,」他嘆了口氣,一面弓起背來。把他的胸部往前推擠,緊貼在我的兩手上。「我跟你講我們不能這樣的,把我的衣服還我。」

我沒有理會他這毫無說服力的要求,又吻著他,一面用手指盤弄他挺起的乳頭,一面用手掌以旋轉的動作搓揉他胸部,他那兩粒敏感乳頭硬得就像兩顆鑽石!

在這之後,只稍稍拉扯,就把他的牛仔褲脫到他的膝蓋。倫弟以為我會吸他的老二,一面輕輕地哼著,一面坐直了身體。可是我一隻手臂繞過他的脖子,張開手掌把他一邊胸部緊抓在手裡,他的身體拉得住後仰,另外一隻手則伸進他分開的兩腿之間。拳曲在他的睪丸和直挺高舉的陽物下面,再張開來托在他屁股底下,他兩條大腿倏地夾緊我的手腕,但已經來不及阻止我的中指在他飽滿的兩股之間伸進去,找到等在那裡的濕潤開口。

我的指尖直插進那超緊的開口,往裡面蠕動。倫弟在我活力十足的手上扭動不止,卻沒法攔阻,等我在前一根手指之外,再插進第二根手指,開始前後抽送幾下時,他兩粒堅硬的乳頭挺出至少有半吋。我修長手指往他身體裡進入得還真深。在我用手指操了他幾分鐘之後,倫弟簡直全身燒燙,我想他到這時候應該知道我心裡想的不止是摸摸弄弄,或用嘴巴吹吹吸吸了。

「啊,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倫弟哀求道:「你的手指頭把我弄得興奮得要命!」「就是要這樣呀,寶貝,」我低聲說:「你的小屁股等下還會更興奮呢!你知道我想和你有更深的認識,別動,讓我好好玩一下。」

倫弟想躲閃開因為我抽送的手指所帶來的快感,就把他渾圓的屁股抬離開座椅,他的肩膀也在椅背上直往上撐。我的手緊貼在他屁股,跟著他往上抬,手指仍然不住地衝刺。空著的那隻手則從一邊胸肌撫摸到另一邊胸肌,毫不留情地拉扯著他突出的乳頭,把那兩粒繃緊的漂亮肉蕾在手指間輕捏。

「我敢打賭你的室友想死了要玩你這漂亮的身體,寶貝。」我低聲地說,而倫弟則不住扭擺。

「他有三個禮拜沒有吸我了。」倫弟嘆了口氣說,一面慢慢向下滑回到座位,讓他的屁股又溫馴地落進我的手裡。「可是我們從來沒做過這類的事!」

倫弟的反應這麼快,讓我想到只要再搓捏他的乳頭,繼續玩弄他扭動的後庭,我就不必等到明天他轉車的空檔時間。我的雞巴可以在這輛長途巴士的後座取代我的手指,進入他那還是處女地的屁眼裡。我希望能不讓他發出太大的呻吟聲!我真希望他不是個在高潮的時候會大呼小叫的人!

又這樣弄了他幾分鐘後,我把手指抽退出來,也把我的手從他那剛剛受到新教育的屁股下整個拿出來,我想他已經準備好可以讓我操了。所以我伸手下去把他的牛仔褲完全脫掉。

「把你的屁股移到座位邊上來,寶貝。」我跪在車廂地板上命令他。

「你要吸我的老二了嗎?」他低聲問。

「不是的,寶貝,我想幹的事更棒。」

他的兩眼中露出驚惶的神色,因為他發現預料中可能發生的事現在已經發生了!他溫馴地照著我的話去做,把屁股在座位上往前移動,一直到他顫動的兩股到了椅墊的邊緣。我將他的兩腿抬起,慢慢地分開來,把他的兩腳一先一後的架在我兩邊肩膀上。他無助地呻吟,而我把我粗大的陰莖引向他那已做好暖身運動的開口處,我先把龜頭在他那顫抖的洞口四週摩擦,一面俯下身去,壓在他高舉的兩腿中間,用我的舌頭探進他嘴裡。他把兩手搭在我肩膀上,再弓起背來,而我用兩手蓋在他胸口,不住地逗弄他敏感的乳頭,使那裡也顫戰起來,把「趕快操我」的訊號直送到他下面微張的臀孔。

我堅硬的陽具先在他兩股之間的縫裡來回地探索一陣,才終於把鐵硬的龜頭頂向他豐盈多汁的洞口。我把蘑菇似的前端壓住入口,在那裡要進不進地逗了他一陣,讓他那一圈小小的肌肉在我老二的頂端抽搐。

「寶貝,現在讓我把這傢伙插進去吧,」我說著,慢慢把他的身體往後推,一面把我的小腹往前送,讓龜頭和前面一兩吋硬是由他緊縮的開口插了進去,倫弟感覺到我的屌進入他體內。發出混合著疼痛和快感的呻吟,他無力地挺擺動身體,而我只堅挺著一動也不動。

「這可真緊呀,寶貝,」我輕聲說:「好緊,好棒。」

接下來,我把我那根十吋長的肉柱送入一大半。然後利用短小的衝刺,一點點地把我那粗大的陰莖插進去。我每次往前壓,倫弟都發出一聲呻吟,這樣的充實感想必讓他感到狂喜,而我穩定地往裡不斷抽送,也使他後面漸漸放鬆,直到我最後一次衝刺,悸動的陽具整個被他那熱氣蒸騰的洞所包圍。

我抽了出來,又再插回去,動作很慢,享受著整根堅挺的肉柱被他後庭緊緊裹住的快感。

「夠了,湯姆。」倫弟興奮地喘息,「我們不能做這種事!」

我對他微微一笑,把我的陰莖在他夾緊的股間盡其所能地深插到底。「當然可以啦,寶貝,你真正需要的就是一根硬硬的雞巴插到你飢渴的屁眼裡。」我輕輕地說:「你知道你根本就和我一樣想要找人相幹!」

我用穩定的節奏前後搖擺,開始慢慢地抽送。我那根巨屌一而再,再而三地插進去又抽退出來。倫弟好像十分震驚,他沒想到我們上了長途巴士還不到十五分鐘,我那根長達十吋的陽物就埋進他身體裡。巴士一路轟隆隆地疾駛在暗黑的高速公路上。另外五名乘客都安穩地沉睡,而大感意外的倫弟卻正面臨有生以來第一次被操。

「啊,湯姆,我又出來了。」金髮小子喘著氣。

(……未完待續)


=購買本書!=

·    諾貝爾書城
·    何嘉仁書店
·    敦煌書店
·    女書店
·     Good Guy雜誌
·    h*ours Cafe
·    南人窩
·    Forbidden西門店 / 台中店

【電子書】

【海外實體通路】
_中國
. 同人社
_
香港
·    香港誠品
·    小鐵書店
·    南極星
·    序言書室
·    實現會社
_馬來西亞
·     紀伊國屋
【海外網路訂購】
·      PCHome 全球購物
  

*掌握最新書籍消息請上基本書坊社群網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