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禁果宅配便》內文搶先讀--香港.〈狎鵰記〉



在「二丁目」首回交戰沒多久,在走廊外我的視覺一飄,不遠處有一個亮光點吸引了我過去。飛蛾總會撲火的,無錯,那是打火機的火,來自一隻手,然後整個形體輪廓較為清晰了,畫面感出來了,有位倚在儲物格的男人在點著火抽煙。我望見了他,他也望見了我,在一剎那的火光間。

那是一個修長的身影,而且是相當黝黑的紮實體形,那是游泳鍛鍊出來的身形吧,他叼著一根煙,或許他已知道我洞識到他在做著一件違規的事情,所以就回敬地望了我一眼,有些邪淫的目光。

但邪的是,打入我眼簾的卻是他身上另一處,明顯可見的發亮點。即使那是明昧不清的燈影,然而,我可以肯定,他是一名巨根先生……

火花一瞬間,往往就是定形了。剛才那位炳燦是小雛,那麼這位巨根……我想他該是巨鵰吧!

他抽著他的菸,我繼續漫不經心地看著螢幕上的肉色交纏,然而目送目迎,姦情似乎在望。

後來我離座,一定要製造機會給自己去獵鵰。

果然,我們在廊道相遇,近看。遠觀是金銅色,近看則是皮膚黝黑,而且長得相當高大,那樣貌外形乍看如同莊稼漢。眼睛細瞇,但有一種粗獷、樸實卻帶有絲絲邪淫的味道。他的身體相當精瘦,然而有個倒三角形的腰部,體格也勝於寬大。足以撐場,就是台型了。

我伸手撫一撫他,巨鵰先生並沒有抗拒。他的陽物楞直垂掛,斤兩十足,有一種飽肥豐腴的感覺,在芳草萋萋處,像一棵倒掛的大樹。我聯想到在健身院裡看到的紅色沙包,就是那種粗肥垂直之狀。你會萌生一股想推搡一把的感覺。

帶把的巨鵰先生,任由我摸索著,我像鑑賞珍物一樣地注視:怎麼長得如此茁壯?我很想彎下身去探底。就如同進了一間古寺,驀然發覺內裡掛著一個千年古鐘,你總有一種激越的感覺,就是想去敲鐘,聽聽那迴盪悠揚的鐘聲。

我不得不對這樣的古鐘敬禮,而巨鵰先生像裸了百年,他那處該是留駐紮根過無數肉身。

然而巨鵰先生似乎有了抗意。他示意說,剛剛完事,不宜再戰。

但我沒有停止。手到擒來的珍物,何能輕易放棄?我輕柔地撫摸著他,他下半身不會思考,只會反應,所以就給了我一個「YES」。

或許他真的敵不過他的junior所想要的,即使巨鵰先生看起來已露疲相,但他說,不如就進房吧!

巧的是,進的就是適才完事的隔壁廂房。鎖上門,他就坐下來,我嗅到鼻息間有一股煙氣,氤氳似的,即使他已沒有抽菸了,但菸草的清甘味裊裊地傳過鼻端。

房間內的燈半亮起來,是巨鵰扭亮燈掣的,原來看到這間房與隔壁那間如出一轍,都是一面牆是鑲了鏡子,倒影著似曾相識的我。

明鏡在前,我將慾望攤展出來無所遁形。曲腿坐在他身旁,什麼也不著緊,就首弄玉品簫起來。我嗅到一股壯美的清淡肉香,或許說是有一種滴露消毒水(Dettol)的潔淨味道。他該是剛沖洗回來,加上那一片茸軟弱小的體毛,分明是修剪過的地氈式,毛絨絨的,讓我感覺美好。

於是細細地品嘗著,感受著他那股漸生的韌勁,有一種山深海闊的感覺──在熱帶雨林中,只有一枝獨秀的傲骨,巍然挺立。而我不疾不徐的從容的氣象,像深海般地迎送著他。

我的舌頭繞著他的龜頭打轉,再用唇片唼唼地吻著。有時又得靠舌頭靈活的旋轉,呼一呼氣,再俯首一探,將他全根納入,然後再滋滋做響地打著嘴炮。

那是一個讓人心有所動的龜頭,飽滿,根部有楷書般的渾樸雄健,那鈍圓的端頂卻有宛如隸書的圓潤,但醮上一種謹飭端莊之氣象。

他那滑溜溜的表層溫熱了滿口,我改用啜吻式的,再輕輕地咬嚙著他,巨鵰先生或感到刺痛,又將我一頭按壓下去,不容再以嘴皮來放肆。我乖乖就範,張闔有致地,繼續研磨,暗地裡使勁,用舌頭翻江騰海,再讓他攪拌得傾覆。

然而,當壓在我後腦的力道加強時,我才驚覺被深喉了,似是難以呼吸,未免有些驚恐。馬上掙脫後,我看了巨鵰先生一眼,他依然在閉目,老僧入定般地打坐。

後來我改變策略,開始扶持著他的根底,徐徐搖之。起初那根陽具還有些搖曳生姿的纖柔,慢慢地我感受著他的振興,繼而是舒展、硬磞,如同長了骨一般,最後是火熱起來,成了一根悄然挺直的肉柱子。

我再瞧一瞧巨鵰先生,他閉目養神著,但手拿著一壼袖珍型的瓶子,那是poppers(rush),他也讓我吸了一口,然後泰然自若地,授之以柄,打量著灼灼生輝的肉棒子,我樂得其事,馬上接旨……

我是如此地珍而視之,心裡的想法是,如果給我漫漫長日在這屹立不倒的崇山峻岭流連、消磨,我會甘之如飴,天長地久地留駐探尋著其堂奧。

玩賞著時就這樣吞吐有芳,張弛有致,我守著本份,就憑著自己三寸不爛之舌好好地侍奉著,也順道勤練口藝。

後來,我們來個首尾相接,巨鵰先生竄上落下地埋頭為我探祕,那種無竅不入的快感滋生全身,快意像水滔滔,流進我的脈管中,如浪滾滾,湧到我的心頭去,我不得不用兩腿鉤纏著他,一邊守著他的基業。

巨鵰先生的吻功也一流,他可以捧著我的胸部一邊咂著乳頭,像一個我見猶憐的饑民,又如一個口腔期的孩童,發出啜啜聲響出來。裡裡外外我開始暗潮洶湧。

我們的69之勢,開始互通款曲了,然而未知是否已精力透支,巨鵰先生時而舉火燎原般地熊熊燃起,不一會卻氣若遊絲消散而去。我知道我要加倍地努力為他喚回失去的精魂,就像那黃梅調那種十八相送的戀戀不舍之情,叼、含、放、擒,再舔,無一不盡其極。

慢慢地,我感受到一種生根發芽的生機了,不需要扶持著他的根部,他已暴跳起來,箭在弓弦,只是隱而不發。

我脫嘴一看,天啊,愚若樁柱,這是傲視群倫的龐然巨物啊。他已超標準,我覺得超現實。

這時他坐了下來,就讓我擺弄著他。他是任搓任扁的。我與巨鵰齊翔共舞未多久,他就轉過身子覆蓋著我,撅起我的後臀,做俯衝狀似地把那根光禿禿的陽物,像船槳一樣地在我後庭峰起溝落之處划過。

我起初會擔心他赫然滑入,那可是打真軍上陣啊,這不符合我的遊戲規則。

後來我想他如此肥碩,若是槍刀劍戟,駕馭起來肯定是橫掃入境,必會是驚心動魄的叩關而無法鬼祟偷襲,我不會如此輕易掉以輕心,所以就放心地感受著那種滑擦而過、泛舟淺遊般的快意。

我望向斗室一面的鏡子,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他,兩個相疊的肉體,息息相關,他用臂力依偎著我,我側頭枕著,看著鏡子裡的他腰胯之下,與我無間似地融合。

在鏡子的剪影下,巨鵰先生蜿蜒的背部在起伏浮動。腰馬有力,如同一隻灑脫的奔馬,曲線酣暢、氣勢沉雄,動作卻狂狷。我禁不住墜入一片魔術式的幻覺裡面,就像馴順了座騎般,隨著他的裝腔作態,發出呻鳴來。

然後,我聽見咚咚咚似的聲響,回頭一望,發覺巨鵰先生竟用著他彈簧似的陽具,一彈一跳地敲在我的臀頰上,如同打鼓,其實是示意著他的雄糾糾。本來我感到自己像被魚肉,反之我覺得他才是一隻活蹦亂跳的鮮魚。

一切俱備後,巨鵰先生越過我的身子,俯身拿下我前端架上的安全套,我知道他要幹起活兒來了,休兵狀態後如今戰火再燃,絕不容錯失良機。他一披甲,舉槍就戰。

我誠惶誠恐地迎戰,如此XXL的巨物,我會否壯烈地犧牲?我會否被叉得魂飛魄散?

我只是伏臥在地,讓巨鵰先生宰制著。他先跨騎在我兩臀之間,剖開他眼前的蘋果臀,徐徐地匍匐推進,一厘米一厘米地,之後一吋,直至變成了得寸進尺,每一前進,我都覺得自己被剝了一層皮,輕盈了起來,我放開了自己,感受著巨鵰先生滾雪球般的發勁。

像歷經一場奇跡,我靈魂卻像迎風的風箏,一放手,馬上隨風揚長。驚恐的一剎那,恍神的一陣痛,之後釋放了自己。

他就這樣躋身入內了,而給予我的痛感,說得怪異些,就如同擠了一粒蘊釀已久的暗瘡,爆開來的刺痛,之後是一種淋漓盡致的舒爽感。





我望向鏡子,不可思議地觀看著自己的一副肉身,還存在著。巨鵰先生伏壓著我,盤骨強壯,他的腰眼起伏跌宕得更快了,似乎賜予我一個整體經驗。他起初是挺刺不深入,我感覺到似乎在馴服著一匹野馬。之後他對我施行了虎步姿勢,我隨他而行,讓巨雕先生開始深刺而上翹,那時快感泉湧而上,但戀戀於鏡片的自己,是一種奇異的幻象。兩副肉體閃閃生輝,氣象萬千互相映照,我竟然海量地吞沒了一根XXL之巨無霸,我已看不到他的傳家之寶身在何處,只是感受著他的挺升,藏身在我的肉體了,我感覺到自己如此粗豪。

巨鵰先生的穿越像一列火車,無休無止地似從遠方伸過來,又朝遠方無休無止地駛過去。身體就像一個被過渡的驛站,或者是一個收納而深未見盡頭的隧道?

然而,巨鵰先生的長長的火車,其實已火力全開,炮聲隆隆。他叩擊的力量實在太壯了,每一擊都那麼雄,如此猛,他並不BUY那種「速遞式」的抽送,而是盪鞦韆似地拉闊,然後放手一衝,就是全面撼碎的一蕩。我整個世界就粉碎了。

特別是,那是一根如此怒放的巨鵰,我的葵花朝陽開,花心一瓣一瓣地綻放著。

我不知道他開了多少回,再側臉看著鏡子,看他在背後像特技員一樣地狂幹、苦幹,而我被越推越遠。沒有床沿可抓,我上半身緊貼著墊被,兩手就抵著前頭的牆上。只有如此為自己「築堤」,才能抗禦他毫不留情的攻頂。

過一陣子,他又邁步如貓行,一腳提起,一腳支撐,腰身挺直,騰挪巨鵰之餘,向我施以虛中求實之伎倆。

我聽見自己的嘶喊與沉吼相接,蓋過了他急促的低吟聲,漸漸地抵擋不了那無情的痛擊,我放聲鶯叫起來,隨著他的節奏與規律,自己聽得也有些銷魂。本是單一母音的哼哼唧唧,後來一聲急過一聲,一嗓高過一嗓,配合著巨鵰熱情激切的鬥志昂揚。

再望望鏡子的那對交纏肉影,我為自己慾念攻心的心境配上了旁白。我忘記自己說過了什麼淫言穢語,巨鵰先生在身後,撫弄著自己的乳頭,我反手挽著他的腰,讓他賣力前傾,他受到我的暗示,就遠遠一彈,那一尊大炮遠距拉開,然後放弓彈射,衝力越發兇猛,每一勢都是狂掃,簡直是肆虐那一階段,我停不了──

後來我就伏好,扎穩了馬步,抵受著他的鞭笞。他馬上意會,停止不動,化成了一把掛槍,直桿著,然後我一個肉靶,殺氣騰騰廝殺過去,他抵擋著任何衝擊力,而我每後退一次套幹著他,忽緊忽放,讓他感受著一股患得患失的麻痺感,但那爆發式的快感也傳染了,讓我全身酥麻。

我的萬歲時刻,讓我的呻吟音階越來越高了,隨著巨鵰先生的俯地一衝而高音吶喊,再伴著他在瀟灑退離時而輕輕吟低,再為著他旋乾轉坤般地留守著門戶時的歡呼。他淫興大發時,我就聽到劈啪作響了,原來他要拍著眼前的臀頰做音效來助興,我當然也樂於鶯叫一番。

或許他感應到滿室已春心蕩漾,便活塞得更賣力了。巨鵰終於如鳳還巢了?

適才與炳燦共歡下,我不是也聽到傳自這些間斗室般廂房的聲音?如今我們成了另一雙動作片的演員,也做了「公益演出」,門外是否有人聚集圍聽?又或是我們的浪叫是否會傳遍休息區?

巨鵰先生到後來是實幹了──實實貼貼地滑鋸。他像八爪魚般地周全地裹著我,我感受到那一副肉體的燙熱,這時候我需放軟姿勢,讓他放姿闖蕩。然而像蝴蝶效應般,這廂振翅,那廂風暴,巨鵰先生即使是輕揮翅翼,已是我的天旋地轉。他深諳自己的優勢,就開始展開快遞動作,綿密而細軟,剛柔並濟。

我失去自己時,就望向明鏡,照著自己,確定自己一介肉身內裝著的靈魂還未飛去。我看見自己像一頭獸趴著,夾雜連串喘息與顫抖──我和他一起成了畜牲。

我不甘示弱,於是雙手反背交叉,極力欲觸撫其臀部,然後回鉤雙腿勒住他的腳踝,練就環環相扣之形。這一動作也可讓我門戶寬闊,更慷慨地佈施這根饑餓的巨鵰。

他在使勁,我也運勁,在佈陣走棋間,自己要鬆沉有致。鬆時讓他放下戒心,繼續貫穿,沉時就讓他墜入萬丈深淵,緊吸不放,如此就可化掉那勁道。就如同陰陽的開合過程中,陰、陽、輕、重、多、寡、剛、柔、都應俱備。

後來,巨鵰先生再扣緊著我,讓我收歛起那臀勁。他密集式地猛攻,力道比先前的都強,簡直如同猛戳,到後來我感覺到自己被像搗蒜般似的。他得機又得勢,有些走偏了。就這樣狂抽猛插幾下,他轟然倒下,我才知道他已噴精了。

他拔地而起,有些光芒萬丈的感覺,他那巨鵰在一番原始本能的洗刷後,已恢復原始狀態,漲肥飽沃,披掛著的安全套尖端內積聚著一白盈盈的糊狀物,如綠荷上的露珠。

我又是一陣狂喜,因為那是一種「功德圓滿」的狀態。

巨鵰先生徐徐剝下安全套,然後給了我他那一把開始弛惰之物。我抓住,感受著那一股殘存著我的體溫的聖物。

我讓巨鵰先生橫躺在我身側,要求他再做未斷奶孩童。他在受馴後,野性已減,馬上撲向我懷中,我就位探囊取物,一邊實在地掌握盈盈於手的大哥大,然後一洩千里了。

就這樣兩人癱倒在一起,連喘吁吁。即使他已棄甲繳械,但我不願放手,就這樣舉握著他那根肉棒子,直至它一點一滴地退燒。一個男人的精華在你的手中冬去春來有了生機,復又秋意漸濃冬藏起來,這樣的四季變換的感應,就是我一手一口造就的生命奇跡吧。

巨鵰先生後來,就先半跪起來,朝著衛生紙卷拉下紙來,一圈又一圈,我難以動彈,就看著那白條衛生紙茫茫地飄飛著,像旗幟一樣壯闊地揚起來。

然後如煙般地卷捆在堆疊我身上,此景何等壯觀,但卻如斯地不環保。

我們就這樣做著清潔作業。我回想著自己的雙響炮,旗開得勝,有一種笑傲江湖的圓滿感覺,因為──爽.過.了。

--
9/20全通路正式上市,現已開始熱烈預購!(限量贈品100份秒殺中!
*Solda : https://solda.io/products/28090

*露天拍賣: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53658056688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